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画缘(21)(正文完)

* 正文完结~撒花~谢谢大家~本周六开始更谢衣跟初七的兄弟粮食向番外~


21

        谢衣几乎忘了是如何回到家的,当他回过神时,已经坐在电脑前搜索起两年前的比赛视频。

        有点模糊的视频画面上,梳着浅褐色马尾的青年接受记者采访。

        “乐无异同学,能说说你平时除了编程,有什么爱好吗?”

        被称作乐无异的青年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平时会看漫画。”

        “没想到乐无异同学居然喜欢看漫画,那你最喜欢哪部作品?”

        “我很喜欢谢衣老师的作品。”

        虽然画面不甚清晰,但乐无异头顶上翘起的一撮头发还是格外显眼,如同乐乐的Q版造型上不住摇晃的呆毛。而清澈的声音,也和他之前在电脑里听到的如出一辙。

        像是乐乐长大了,却又还像是个孩子。 

        谢衣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视频,直到闭上眼睛,眼前都依然是乐无异的笑脸。这张脸似乎很眼熟,却又想不起来什么时候见过。

        因缘相见,方知缘分未浅。


        谢衣回杂志社领签好的合同时,格外的客气,与微笑的傅主编对视时露出标准的亲切温和笑容。他脑补了初七的语气送了自己四个字——“做贼心虚”。

        动了拐人家儿子的心思能不心虚吗?!

        他把合同收好,拿着速写本在杂志社附近的咖啡厅随便涂画,思索该如何去“初次结识”——俗称“勾搭”——乐无异。

        手机震起来,电话里传出呼延采薇的声音:“谢老师,事情查出来了,是我们杂志社一个刚辞职的员工从我电脑里取走的底稿,我们已经请律师处理这事了。多亏技术外援啊,他说他是你的粉丝,你要不要和他说两句?无异——!无异?哎?怎么走了?刚刚还在的。”

        “你在哪里?”谢衣的语气急促。

        “杂志社这一层的会议室啊。”

        “多谢!我还有事晚点聊!”

        谢衣抓起速写本匆匆离开,两步一阶迈下台阶,冲过车水马龙的街道,直奔杂志社所在的写字楼大厅。午休时间里,几部电梯都在慢悠悠的一层层下落,橙色的电梯楼层数字依次减少,每减少一个数字,谢衣的心里就像是被一把小锤子敲击一下,惴惴不安。电梯落到G层,叮咚一声门开,人们鱼贯而出。谢衣的手上攥着速写本,手心里的汗已浸得封皮滑溜溜的,他死死的抓住本子,盯着每一个从电梯里出来的人。

        人群渐散,电梯再次关上门向上而行。

        没有乐乐。

        几部电梯保持着平稳的节奏上上下下,谢衣的心也跟着忽上忽下。他开始思考起,如果见到乐乐,他该说什么,或者他到底能不能从人群中认出乐乐,认出他从未在现实中见过的那个人。也许乐乐刚刚已经混在人群中离开,而自己还像个傻瓜一样等在这里,等着每一部电梯的门,像宝库一样的打开,他在中间寻找到自己梦寐以求的珍宝,曾经像细碎的金砂从他指缝中悄然溜走的乐乐。

        或许,该称他为乐无异。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但在他的感官里,每一分每一秒都像成千上万年那样的长久。

        靠近他的电梯门开了,一群西装革履的写字楼精英走出电梯。谢衣稍稍避开人潮的方向,任由他们走过去,然后,他伸手拦住了其中的一个人。

        青年,休闲装,戴着一顶蓝色的帽子,帽檐遮住了眼睛。

        谢衣几乎是脱口而出:“乐乐。”

        青年震惊了下,他试图绕过谢衣的手臂,声音压低:“对不起您认错人了。”

        谢衣怔愣半秒钟后松了手,任凭青年继续向前走去,可当他看到背影后好像突然醒悟过来一般,坚定的喊了一句,“无异!”

        青年脚步顿了顿,而后又坚定的大踏步的走向大门。

        谢衣冲了上去抓住了青年的手臂,异常坚持:“无异!”

        青年无奈的站住,低着头,帽檐半遮住他的脸,阴影里是暧昧不明的表情。

        当周围人的目光都投向这边时,谢衣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不合时宜的动作。他急忙松开手:“刚刚听到采薇这么叫你,你可能还是比较习惯这个名字。”

        青年——此时该称他为乐无异——低着头没有说话,褐色的细碎短发从帽子的边缘延长一截,支离破碎的挡住了有些苍白的皮肤。

        谢衣站在大厅的中央,不顾周围人好奇的目光,自顾自的对着乐无异说道:“我说……那句话时……”他原本还犹豫着乐无异是否能了解他所指代的内容,但乐无异闭上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他又急急忙忙的继续说道,“已经赶了一个星期的稿,每天只能睡不到四个小时,当时烧到眼前发黑只看到了你回答的‘是’字,然后在床上躺了三天,手机也没电了,结果醒了之后就……找不到你了。”

        又一部电梯开了门,电梯里走出来的人们如水流绕过乐无异的身旁,在整个大厅里,乐无异像是礁石一般岿然不动,地面的大理石砖光洁如镜,却依然映不出他眼里的神情。

        谢衣苦笑着:“我一清醒就确定事情一定不是你做的,但根本不知道到哪里才能再找到你。”

        “谢老师……”乐无异喃喃道。

        谢衣一听到这三个字就脑仁疼,他转到乐无异的面前,郑重其事的说:“无异,我有一句话要还给你。”

        乐无异缓缓的抬头,微浅的眸子里被大厅的灯光折射出哀伤的浅金色。

        “你之前说过的对不起,我没有资格收下,现在还给你。”谢衣注视着乐无异的眼睛,在瞳孔的反射画面里,看到自己坚定得一览无遗的神色。

        “这句话欠了你这么久,还要付些利息,现在就是这句话的利息,”谢衣正色道,“无异,对不起。”

        乐无异震惊着睁大了双眼,哀伤的神色已消散在空气中,取而代之的有错愕,有难以置信,有滚滚涌动的期待,还有些看不分明的其他感情,或许,还有一丝丝意料之外的惊喜。

        谢衣缓慢的将面前的人与电脑上的乐乐重合起来。他听着自己慌乱的心跳,稳住双手,翻开速写本的一页。

        呈现在乐无异眼前的,是谢衣随手涂的一幅画,Q版的谢衣与乐乐站在中央,笑容温暖,携手同行。

        谢衣走近一步,仿佛近一步就能感受得到乐无异浅浅的呼吸。他与他相遇,与他站在同一屋檐下,与他面对面,仅有咫尺之遥。

        “我还有一句话想问你,你之前说过的,世界太美,愿同我一起旅行,可还算数?”

        乐无异扬起头,神色里有油然而生的温柔。

        “同谢老师一起?”

        “不,是同师父一起。”

        琥珀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算数。”


评论 ( 30 )
热度 ( 7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