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画缘(19)

19

        呼延采薇打电话来,说盗版商已经找到了,杂志社的律师摩拳擦掌准备打官司。谢衣说自己查过了电脑没问题,又问了句谁盗的,他的责编在电话那头唉声叹气,说还没查出来。

        谢衣放下电话,习惯性的按下旧电脑的开机键。

        就好像有人还会回来一样。

        买了还不足两年的台式机像得了重感冒似的,吭哧吭哧进入开机过程,卯足劲的耗在一个画面上,不动了。谢衣就听见主机哼唧哼唧咔哒咔哒的哮喘个没完,然后蓝屏了。

        上网查了下原因,谢衣手忙脚乱的搬开机箱,卸下硬盘,急匆匆的甩上门。仿佛手中就是救命稻草,他抱着硬盘到楼下某个长期骗钱的IT工作者那里恢复数据去了。

        一边走一边后悔,他为什么没有在新电脑上备份数据?!

        恢复的过程不值一提反正他的电脑里也没有那种照片,只不过回来的时候发现忘带钥匙了。两个小时后,上完课的初七回来帮他开门。

        谢衣站在门口,像一只被遗弃的巨大的萨摩耶,抱着一块光溜溜的骨头,异常萧索——初七后来是这么形容他亲哥那天的光景。

        非常小心的再次接上恢复了数据的硬盘,谢衣把存储的文件全部发送到新电脑,连系统盘下的临时文件都没放过。

        他在一堆临时文件里发现了一个Q版小人形状的执行文件。

        是乐乐。他……曾经的徒弟。

        他把那个图标小心翼翼的放进“我和乐乐”目录下,鼠标光标在乐乐的脸上逡巡。他看着乐乐的笑容有点感伤,却又下意识的点了两下鼠标左键,一个窗口出其不意的弹出来,让他选择合适的文件。鬼使神差般的,他选中了唯一的那个后缀名为ywy的文件。

        文件被解锁,他的手抖着打开了文件里上千条聊天记录的记事贴。

        星型图案的记事贴上乐乐揉眼睛说他困了;再往下翻,椭圆型的记事贴上乐乐在教他做煎饼;下一页,方形的记事贴上写的是乐乐说他唱歌很好听。

        让他想一想,他给乐乐唱的唯一的一首歌是什么……

        “你眼睛会笑,弯成一条桥,终点却是我,永远到不了。”

        “感觉你来到,是风的呼啸,思念是苦药,竟如此难熬。”

        他的声音响彻在寂静的房间里,比上次更温柔,可此时此刻却不会再有人听他演唱。

        乐乐为他庆祝生日的记事贴是橙红色的扁心形,他当时居然都没有注意到。乐乐把它隐藏的太深,深到他只能通过歌词,听到那些藏在心里想说给他听的话。

        他滑动鼠标,打开一张红的耀眼的心形记事贴,敲下一个一直徘徊不去的名字,又敲下回复。

        「乐乐……」

        「在!」

        他试想着乐乐的语气,却又感觉哪里不太像,好像缺少了什么……

        他打开输入法颜文字的列表,在几十页的列表里寻找似曾相识的表情,终于找到乐乐曾经用过的一个,用力的点下去。

        「乐乐……」

        「在!(●✿∀✿●)」

        就好像乐乐真的还在一样。

        他继续往下浏览,看到了一张图,乐乐贴近他的唇角,静静的吻上去。

        他终于看到隐藏在黑屏背后的那一幅画面,却太晚了。

        谢衣仰起头,内心孤单的浪涛汇聚到他的眼角,翻滚汹涌,转而又被他压制得风平浪静。他翻至最后,再次打开那张淡蓝色水滴记事贴。突然发现那一页的省略号后有一大片蓝色的空白。他用鼠标光标选中那段空白,反白,发现了隐藏在同色记事贴下,乐乐想对他说的话。

        乐乐说,「师父……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ღ˘⌣˘ღ)」

        他觉得此时已经停了心跳,忘了呼吸,直到最后一句晃得他视野一片模糊。

       「师父,再见。」

        乐乐用一个句号完结了这一场像是梦一样的相遇。梦醒了,大概就再也见不到了。

        谢衣手指抖得几乎点不下去,他握着鼠标,颤抖的掌心不小心触到了按键,记录返回到他们最初的相遇。

        「你还好吗?」

        乐乐问他,你还好吗?

        双唇翕动,仅有的两个字重得不知如何开口,微弱的声音掩盖在机箱的嗡嗡作响中。他闭上眼睛说。

        不好。


评论 ( 50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