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画缘(12)

* 端午安康!

12

        大红色的帷幕罩满了整个屏幕,深浅不一的红色系配色有点糟。这是谢衣的第一印象。

        他的小徒弟一身的白色小礼服,系着蓝色小领结,倒是十分有品位。乐乐头顶 上的呆毛翘得精神抖擞,他双手举着麦,站在屏幕里的舞台中央,表情柔软温和。记事贴被缩在屏幕的右下角,上面几行贴心的字让谢衣打开音箱或者戴上耳机。

        “Are You ready?”依然是单字组合而成的句子,谢衣却仿佛在尾音微微的上扬中听到了一丝欢欣雀跃。记事贴上的英文字如同字幕一样,在角落里提醒着他徒儿的声音是从何而来,些微遗憾从心底涌上,如果声音更连贯更有感情的话……

        谢衣拿起麦,声音里藏着掩不去的笑意:“准备好了。”

        “那我们开始了!”乐乐攥紧麦,表情凝重,“师父,你听说过安利吗?”

        ……似乎可以考虑关机了。

        “哎哎哎,背错台词了。”乐乐双手探到身后,翻出一张纸,扫了两眼,挥动胳膊随手扔向半空,白色的纸张化作银色的粉末,从乐乐的头顶落下。屏幕里的小家伙,在两侧投过来的聚光灯下,像落入凡间的天使,闪闪发光。

        乐乐打了个响指,电钢琴的伴奏坚韧而深情的响起。帷幕从中间向两侧拉开,身着小礼服的小家伙随之消失在屏幕的左侧。

        帷幕后是繁星璀璨的夜空,闪烁在白墙红瓦屋顶之上,浅色月牙悬于天宇,一缕褐色的发丝从月牙后微微探出头,闪光的翅膀在月亮后面忽闪忽闪。他的天使爬到月牙上,从月亮上飞来,飞向他。

       “认识师父之前,我的世界是这样的。”乐乐双手在身前交握,背景的繁星点点变成了一个个的英文字母。

        “认识师父之后,我的世界……”乐乐挥起双手,转而换上他们最初相识时的外装,背景画面由暗沉转为明亮,“满目光华。”

        深蓝转为浅蓝,浅蓝映着朝霞。在朝气蓬勃的画面中,乐乐转身沿着笔直的道路前行。从他手中飞出数十张画,变成缩小的画卷,其中一幅放大成为了崭新的背景。

        谢衣看得出,背景的画全部出自乐乐的手笔。

        乐乐沿着长长的路走到雪山,转个身便换上厚重的冬装,毛绒绒的小软帽戴在头顶,裹成一个全副武装的圆滚滚的球。他的口中呵出白色的雾气,在山顶幸福的扔起雪团。

        背景画面碎成小块,模糊的切换成江南如诗般的古镇。乐乐脱去冬衣,罩起一身民国时的灰白长衫,走过石桥,转身仿佛还能听到镇子里的吴侬软语。

        画面依次变换,或是都市中万彩流光的霓虹灯景,或是颇为久远的黄沙岩洞,或是层云间雾气霭霭的山顶,或是山间清澈缠绵的溪流。乐乐换上与背景极为合衬的衣饰,行走于每一处景致。

         从音箱里传出的深情的男声,欢快的唱着一首英文情歌。在配乐的间隙,乐乐的声音回荡在室内,寂寞而悠长。

        “我到过北方的雪山,爱上澄澈碧蓝的天空。”

        “我见过南方的细雨,撑伞过一段诗情画意。”

        “我去过东方璀璨的城市,夜幕下流光溢彩。”

        “我访过西边古朴的石窟,诉说古老的往事。”

        “我爬过陡峭的山顶,探过神秘的山谷,我去过许多地方,可是,去的时候,身边没有师父……没有你。”  

        “只因那时,我们还未相遇。”

        乐乐身着一袭白色小礼服停留在葡萄酒色的海边,湛蓝的圆形穹顶上停着一群海鸟。他在海风中回头,笑着看向谢衣。

       “世界这么大,我还有许多地方从未去过,它们太美,美得我不想独自一人旅行。”  

        谢衣的呼吸接近停顿,心跳却不由自主的在胸腔内疯狂作响。男歌手深情的演唱正在轻柔的副歌前奏,易懂的句子轰然砸进他的心里。

        「Please don't be in love with someone else.」

        「Please don't have somebody waiting on you.」

        乐乐,这是你要说给我听的吗?我……听懂了。

        副歌部分悠扬欢悦,乐乐拖着几块布料扮作希腊神话中的神,又转而戴上沉重的头饰出演埃及法老,他骑上袋鼠蹦蹦跳跳横跨广袤的原野,又背上氧气瓶潜入蔚蓝的海底,他在颈间套上巨大的花环,又身着草裙滑稽的扭动起腰肢,他在樱花树下伸手去接落下的花瓣,又红着脸跳进水汽氤氲的温泉。

        他走过万水千山,待天光尽褪,暮色沉沉,重返谢衣熟悉的房间,一张简单的小床,留下他沉沉的安眠。窗外透彻明亮的弯月,一点点填补到圆满。

        男歌手一曲圆满的情歌,正唱到尾声。

        「I was never in love with someone else.」

        「I never had sombody waiting on me, cause you were all of my dreams come true.」

        熟悉的背景画面,正是谢衣之前为乐乐而画的那个小房间,他的小精灵随着音乐的结尾安静入眠。月色静好,谢衣摘下眼镜,垂眸闭目。

        他喃喃自语,重复着情歌的最后一句。

        “I just wish you knew I was so in love with you.”

评论 ( 24 )
热度 ( 4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