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画缘(9)

* 今天提前点更因为作者被谢大大的debuff给扫到了……


9

        声音干净,清透,澄澈,介于少年与青年音之间,卡在临界点,进一步成熟,退一步单纯。以单字拼接的声音,平淡无波,听不出任何情绪。

        生怕徒弟又更换任何奇葩声源的谢衣,噼里啪啦打字。

        「这个就很好。」

        乐乐笑眯眯的点头,麦在手上打了个转,化作一道闪光消失。

        「乐乐,其实,我不在电脑前的时候,你可以给我打电话的。」

        他究竟在说什么?!走了心的话……对,是“走了心”的话,未经思考,全凭直觉。他想跟这个小家伙通话,仿佛通话就是……就是让他们更接近的方式,这感觉太不对,可他完全不知道哪里不妥,只是打个电话而已,只是希望他的徒弟能随时找到他,挺正常的不是吗?

        「那个网络电话注册后只能试打一个号码,还有时间限制눈_눈」

        乐乐对他的邀请解释道。

        初七在门外开始疯狂的揪门铃,谢衣临开门前顺手把写满他们聊天记录的记事贴关掉了。

        “你徒弟在吗?”

        谢衣顺手一指:“在。”

        初七饶有兴趣的坐到电脑前:“他怎么跟你说话的?”

        「师父!师父你还在吗?(´,,•∀•,,`)」

        “他能帮你做什么?”

        「师父,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好几天前你画的草图,我帮你上完色啦,另存了副本在我的目录下面└(^O^)┘」

        “他还有什么优点?”

        「对了对了,今天做香菇肉沫,爆炒猪肝(๑´ڡ`๑)」

        “哥,去买菜。”初七瞥了一眼谢衣,后者咔嚓关了显示器。

        “一起去。”

        卖菜大婶们今天格外客气,卖香菇的大婶还送了一袋杏鲍菇,说是买一赠一。谢衣客气的道了谢,有点后悔拉初七一起来买菜。他亲弟这菜市场一霸的气场,经此一役后大概会广泛深入人心,让他以后怎么好意思再来。

        谢衣提着洗菜筐,初七端着一小碗生肉馅,二人齐刷刷坐在电脑前。乐乐作为午餐的总设计师,在屏幕上忙得天翻地覆。

        「香菇要泡水●v●」

         “泡。”某人面无表情。

        「肉沫要爆香●▽●」

        “爆。”头也不转。

        谢衣翻出一把厨房用剪刀,连同把洗菜筐一起塞进初七手里。

        “先洗,再泡,再洗,再剪掉香菇梗。”

        初七白了谢衣一眼,把生肉馅端过去说别洒了,守在厨房数小时后,拿着小剪刀咔嚓咔嚓的剪……香菇。

        怪瘆得慌的。

        好不容易照着乐乐的教程做出两盘看不出原型的菜,兄弟二人坐在餐桌前,初七郑重其事的下筷,入口,皱起眉头。

        “……味道还行。”

        “还行你皱眉做什么。”

        “试探下你的心理素质。”嘎吱,一口棕褐色的成品下肚。

        虽然色泽差了不是一星半点,好歹还属于“能吃”的范畴内。初七夹了块猪肝扔进嘴里,囫囵的说:”幸好你徒弟的厨艺不用你教,你都教他什么?”

        “自然教我能教的。”谢衣也夹了一筷子。

        初七把碗里的米饭扒拉干净,亮了下空空的碗:“晚饭我再过来。”

        “……行。” 

        重返家中后的第一天就这样微妙的过去了。初七的眼光跟他的嘴巴一样,毒,谢衣以为他会各种嘲讽乐乐或者自己,没想到他跟乐乐相处的第一天,完全没有暴露自己的身份。那个蹦蹦跳跳卖萌的小家伙,并不知道有个跟他师父长得一模一样的家伙正在屏幕这端观察他。而谢衣也不知如何跟乐乐挑明,说师父有个双胞胎弟弟在跟他对话吗?明显不能,所以他干脆没有提起。

        初七说,他明天还来。谢衣知道他不是为了蹭饭,不过来就来吧,反正有人帮洗碗不是坏事。


        「师父,你又要熬夜了吗?(゚O゚)」

        谢衣正在修正画稿,突然被乐乐的话打断了。他瞥了一眼右下角的时钟,为时尚早。

        「为师待会儿就睡。」

        「早点睡吧,再生病就……QAQ」

        「好。」

        「师父,其实……ヽ(´・д・`)ノ」

        乐乐表情严肃,似在斟酌字句,谢衣的心悬起来,不知道乐乐想说什么。

        「你可以提前一点完稿,不要在截稿期前几天才开始……_(:з」∠)_」

        谢衣哭笑不得,悬着的心落回原位,他还以为小徒弟要对他说些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为师心中自然有数。」

        有数?简直毫无说服力。这次要不是乐乐救了他,他维持了好几年的记录就彻底毁于一旦。

       「师父提前画完,我就可以帮师父上色画背景上效果,徒弟本来就是用来干活的┗(`ー´)┓」

        乐乐握紧小拳头,热血沸腾斗志昂扬。

        「师父,你可是被业界称为零拖稿的奇迹┏(`ー´)┛」

        谢衣的笑容一瞬间凝结在脸上。

        他是怎么知道的?零拖稿的记录确实是业内流传的,网络上应该没有任何这方面的报道,最多在某个实体杂志中有所提及。打从他入行起一直保持零拖稿记录到现在,已持续数年。可乐乐,他住进自己的电脑里,仅仅只有半年时光。

        「一切努力从明天开始,今天就先说晚安(。•́__ก̀。)」

        乐乐蹦蹦跳跳的点了关机按钮,极欠揍的挥挥手。

        「不要想着开电脑,因为今晚是开不了的,师父,晚安,好梦☆*:.。. o(≧▽≦)o .。.:*☆」

        随着画面渐渐黯淡,乐乐的笑容也渐渐变灰,湮灭在沉默而安静的一片黑暗中。

        谢衣没有尝试再去打开电脑,他捏着眉心,回忆起认识乐乐之后的点点滴滴。关于乐乐,初七比他看得更透彻。从乐乐的一举一动中,能看出似乎是熟悉自己的人,而他的出现,究竟怀着怎样的目的?隐藏在背后的那个人,他又是谁?

        这一夜,竟是辗转反侧,夜不成寐。


评论 ( 14 )
热度 ( 5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