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画缘(8)

* 不想看任何企划集消息,我的企划集还在采购的路上……


8

        出院。

        初七肩头挂着住院专用大背包,把谢衣塞进出租车后排,自己拉开前排副驾驶的门。出租车司机瞟了初七一眼,指了指后排,挺没底气的说,坐那边吧。

        初七的扑克脸黑了一个色调,谢衣忍笑挪了位置。

        上楼的时候,初七很平静:“今晚到你那吃饭,别说蹭,这几天你欠的。”说完把背包扔回谢衣手里,“再熬夜病不死你。”

        谢衣掂了掂背包。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就跟这背包一样沉重,说不感动那是假的,话不管说的多么狠,情谊总在那里。如果换作初七病倒,他也一样,不,或许态度更好一点。

        “我会尽量把菜做好吃点。”

        “最好。”转身回家的初七言简意赅。

        谢衣进门直奔电脑,显示器已然黑掉,他点亮之后,屏幕正中只有一张记事贴,几行墨色的字迹落落大方。

        「师父,画稿我已经画好发出去,徒儿学艺不精,只能改成这样::>_<::」   

        「师父,你怎么样了?>﹏<」

        「师父,我研究了很多新菜色(○’ω’○)」

        「师父,你什么时候回来?(•ิ_•ิ)?」

        「师父,我很担心你,也很……想你(。•́︿•̀。)」

        形状犹如绿叶一样的记事贴,轻飘飘的粘在屏幕上,好像轻轻一揭就能被撕扯下来,可谢衣哪里舍得揭。乐乐静悄悄的趴在设置栏上睡觉,随着每一次呼吸,鼻子里冒着变大变小的泡泡。

        谢衣的心里像是被一只毛茸茸的爪子抓过,又轻又软还有点痒。“想你”这样的词太柔软又太热烈,好像被需要着,被思念着,被狂热的感情蒸腾着,无形无质却毫无抵御能力。他人生走过的这些年,没有人这么直接的对他表达过情感。父母无非是送些礼物;初七则是从来没有好气过,虽然本心古道热肠,但除了他之外,能看出来的人并不多;朋友们一般都是大聚小聚,互请吃饭,特别直接。谢衣说不清自己心里究竟是怎样的感受,而面上不经意流露的笑容,更直接的将他的感情以一种模糊的姿态,毫无声息的展示出来。

        他打了字,敲键盘时指尖放的很轻,像是怕突然的响动吵醒小家伙。

        「乐乐,我回来了。」

        等了几分钟,小家伙依然睡得死死的。他有点害怕,却又安慰自己,有什么好怕的,难道乐乐还会插翅膀飞了不成?为了平复焦躁,他收拾背包,整理房间,打扫灰尘,待他重回电脑前,乐乐已经精神抖擞的在屏幕中央跳舞,两只手搭在下巴下方,脖子欢快的左动右移,扭得很有民族风情。

        「师父你回来了啊啊啊啊——ヽ(*´з`*)ノ」

        乐乐高兴得原地转圈,转的再快点的话,说不定都能飞出屏幕。

        「是啊,我回来了,我的乖徒弟都可以帮师父改图了,为师可是老怀宽慰啊。」  

        「说的好像老头子……师父这几天怎么了?(⊙x⊙;)」

         “担心”两个字一闪而过,谢衣计划好的如实相告在笔下稍微的缩了水。

        「没什么,小病,休息了几天,医生说不准碰电脑。」

        「现在怎么样?Σ(゚д゚;)」

        乐乐的眉头皱了起来。

        「不要紧。对了,你之前帮我打过急救电话?」

        一直盘桓在内心,介意到有点纠结的事情,就这么用顺便一提的方式问出口了。

        「是啊,师父那天声音那么难过,一定是生病了ヽ(・_・;)ノ」

        他试想过乐乐的反应,要么矢口否认,要么拒绝回答,没想到对方却是毫不犹豫的承认了。

        「……怎么打的?」

        「就这么打的啊(づ′▽`)づ」

        乐乐从电脑里调出来一款网络电话程序,拨号键盘绿油油的闪着荧光。他跳到拨号键旁边,伸出短短的小手,一巴掌拍到数字键上,音箱里传来“啪唧”的声响,清脆又响亮,心疼得谢衣直想去揉那肉乎乎的小手。

        「那乐乐怎么知道为师的地址?」

        「师父之前在网上叫过外卖的,留了电话地址(=^・ェ・^=)」

        屏幕里的乐乐关了网络电话程序,歪着头挠了挠脑袋。

        谢衣心里疑惑的缺口还差一点点没有被补上,他闭着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然后伸手按下显示器下方的亮度键,调亮屏幕。

        「乐乐,你能说话?」

        「……能(๑• . •๑)」

        「……能不能为师父说两句?」

        谢衣强压着内心的悸动,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乐乐托腮思考几秒钟,双手从身后取出一个黑色的麦。

        「当然可以*罒▽罒*」

        心脏不规则的跳动,像是给喜欢的人打电话时,听到听筒里传来的振铃不徐不疾的欢唱,心情忐忑又期待。可谢衣还来不及思索原因,电脑里的乐乐举起麦,嘴巴弯成一个夸张的半圆。

        「师父,我是乐乐♪(^∇^*)」“师父,我是乐乐。”

        谢衣差点吓趴在键盘上。

        电子音的女声,咬字清晰,语调平缓,跟他之前做菜时炒过的黄豆似的,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

        「乐乐,这是……你的声音?」

        「谷歌的模拟音啊,我只能把话写出来让它读(,,•́ . •̀,,)」

        「那,能换个声源吗?」

        谢衣扶额,自家徒弟明明是个明朗少年的形象,这泰国风情他着实有点吃不消。

        「可以的(ง •̀_•́)ง」“可以的。”

        声线变换,谢衣仰头栽到椅背上。

        这次是沙哑野兽派男歌手出场吗?音色粗犷豪迈狂野撕裂,谢衣仿佛看见乐乐的下巴上长出大片大片的胡子,绵延成一片茂密丛林。

        「这个声音……也不行吗?(๑ŐдŐ)b」

        乐乐扁了扁嘴低下头,双手把举着的麦怯怯的放到胸口。谢衣本打算说“就这样吧”来安慰小徒弟,但一看到乐乐可怜兮兮的小模样,话又堵在胸口说不出。呼延采薇总告诉他要在人物设定里增加“反差萌”属性,这个是不是就叫做“反差萌”?……还真的怪萌的……

        要不就算了吧,谢衣这么想着,却看见乐乐低下的头缓缓抬起,眉眼弯弯,弯成一座桥。音箱里传来几声清嗓的轻咳,乐乐手中的麦移至唇边,唇角微扬。

        「这样,可以吗?(ღ˘⌣˘ღ)」“这样,可以吗?”


评论 ( 41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