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画缘(7)

* 时光光……她……更新了《色相红尘》,于是继续如约加更(打从开始连载起这都加更第三次了啊……= =)


7

        谢衣迷迷糊糊的躺在救护车的担架床上,腹部的疼痛无休无止,被汗液蹭到的镜片模糊,初七那张扑克脸透过镜片,扭曲在谢衣的视野里。

        “搞的这么狼狈,我很想揍你。”

        谢衣勉力撑出一点笑意:“别揍肚子,疼。”

        “熬夜工作,迟早猝死。”

       ……

        “有时我觉得你才是哥哥。”

         再次跟初七对话时,已是在阑尾炎手术结束后。谢衣有气无力的躺在病床上,闭着眼睛苦笑听初七毒舌。

        “我晚出来几分钟而已。你居然混成这样。”

        每次都话里有话的同胞弟弟,还真是让人无法招架。谢衣对这种无聊的挑衅视而不见,做了个深呼吸,伸出左手摊开:“手机给我,打个电话。”

        初七递过来一只漆黑透亮的手机,跟谢衣素日用的白色手机风格迥异。

        “我的没拿?”

        “没拿。”

        “能帮我回去拿吗?不记得号码了,要打个重要电话。”

        “重要电话,不记得号码。”初七嗤笑,干脆利落的夺回手机,“行,还要什么?反正要住好几天院,安生养好再出院,再来这么一次别怪我不客气。”

        谢衣列了个住院清单,刚念到一半,初七就不耐烦的打断了他。

        “这些我都知道,要不要把你的宝贝,那台老爷机也搬过来。”

        谢衣腹部的麻药劲儿刚退一点,疼得他嘶的倒吸一口凉气,疼过之后他义正辞严的郑重警告:”别动我电脑。“随后意识到语气重了点,又试图转圜,“电脑里的画稿没保存,丢了我就白画了。”

        初七乜了他一眼,嘲笑说:”还真是你的宝贝。“

        板着脸的初七抬脚要走,谢衣又想了想说:“……幸好你帮我叫了救护车,谢谢。”

        初七悠哉悠哉的又坐回到椅子上:“不是我叫的,谁叫的?”

        谢衣别过脸去:“自己叫的,忘了。”

        初七站起来,换个角度盯住他漆黑的眼珠:“不是我,不是你。救护车,谁叫的?”

        虽然他们之间性格相差悬殊,可初七总是能够立即抓住问题的关键,谢衣长叹了口气。

        “……是我徒弟。”

        意味不明的探究目光,被谢衣刻意闭上的双眼隔绝在外。初七难得的没刨根问底,转身离去,没多久再次重返病房,提着个大背包,一进门把手机递给自家兄长。

        “采薇吗,不好意思跟你说个事,这期的画稿……已经发了?……是,是我发的,嗯,这几天状态不是太好,下次会注意,好,拜拜。”

        初七放下刚刚一直交叉抱在胸前的双臂,像在聊家常一样的问起谢衣:“哥,你徒弟在电脑里?”

        “你动了我的电脑。”跟“你动了我的奶酪”似的,句子里有强烈的指责意味。

        “我没动,显示器自己亮的,桌面有张记事贴。”

        “写了什么?”

        “师父,画稿已发,你怎么样了?”

        “你还看到什么?”

        “没有未保存画稿。”初七冷冷的说,“你徒弟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他住在我的电脑里。”

        “不是人?”

        “或许是病毒程序,或许是人为远程操控木马,但杀毒软件对他不起作用,或许……”谢衣的声音里潜伏着一丝犹疑,又夹杂着一点自我的安慰,“是个精灵。”

        “要不是救护车在你我都不知晓的情况下出现,你现在的症状更像是精神疾病。”初七的脸色意外的柔和下来,“需要我陪你一起住吗?省得你挂了都没人知道。”

        明明脸上是温和舒缓的表情,语言却还是这么的刻薄。

        “你能接受我的作息时间?”

        “不能,除此之外还有你的厨艺。”

        “那还来蹭饭?”

        “为了增进兄弟感情。”

        谢衣觉得自己与初七的沟通总是夹枪带棒的令人血脉偾张,十分富有激情。

        初七扔下住院专用大背包,懒懒的活动了下手腕:“我先走了,困了,你也记得睡觉。”说的好像谁连睡觉都会忘了似的。

        谢衣闭上眼睛,脑海里回荡着初七刚刚那句对乐乐一针见血的意见。

        “世上没有妖魔鬼怪,搞鬼的永远是人。”

        那个会哭,会笑,会揉着眼睛说师父我困了,会在电脑里画饼,并把第一口递给他的那个小家伙,是他的徒弟。他不是没有思考过乐乐的身份,但每一次的思考都以想不明白的回避告终,就当他是个精灵,不好吗?

        他闭上眼睛,脑海里是乐乐那张表情丰富的小脸,夸张的肢体语言,以颜文字结尾的每一句话。

        「师父!我在这里(⌒▽⌒)」 


评论 ( 15 )
热度 ( 5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