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画缘(5-6)

* 昨天因为《棋逢对手》更新的加更以及今天正常的更新。今天lof比别的地方早发几小时,弥补昨天没有及时更新XDDDDDDD


5

        「师父,怎么擦不掉?(?o?)」

        谢老师新一节的美术课上,乐乐捡了块大橡皮擦,插上根长长的手柄,吭哧吭哧的在画布上疯狂的擦过来拖过去。黑色杂乱无章的线条稳如泰山纹丝不动。

        「傻徒弟,分图层的。」

        谢衣演示完图层的用法,乐乐趁着自家师父休息的间隙,新建了了一层又一层,玩的不亦乐乎。

        「师父,救命!我夹在图层里了o(╥﹏╥)o」

        谢衣再回来时,落在视野里的就是乐乐整个人贴在画布上,呈现一种离奇诡异的角度。侧边栏里开了几十个图层,谢衣谨慎的调整着图层的顺序。

        「乐乐,这样能出来吗?」

        「不……不行,要删掉我身上的图层才行,师父你要小心啊别把我清掉了Q_Q」

        谢衣哭笑不得的删掉多余图层,终于看见乐乐再次活蹦乱跳活跃在画布上,手舞足蹈。

        图层居然也能成为杀伤性武器。谢衣扶额,默默的感叹着,大千世界果真无奇不有。不过遇到乐乐,本身就是“你信吗反正我不信”的事。他没有把乐乐的存在告诉任何人,不管是呼延采薇还是隔壁那个姓初的武术教练,他都三缄其口。他想,就算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的,不如就让乐乐成为他人生中,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奇迹。

        「乐乐,你是怎么把自己塞进图层里的?」

        「我也不知道,反正随便点点就……>_<|||」

        乐乐很快从打击的状态中恢复,蹦蹦跳跳的打开浏览器,又输入“美食”二字。谢衣推推眼镜,按了按眉心,愁眉苦脸。一天内最难熬的吃饭时间再次来临,他恨不得实施过午不食策略,少吃一顿是一顿。对于美食,理想与现实差别太大,实在是他快三十年的人生中最大的考验。

        「这些好像都吃过了……不如来摊煎饼吧!(๑•̀ㅂ•́)و✧」

        乐乐左手端碗,右手抓了双筷子,吧嗒吧嗒的打起面糊来,然后把淡黄色的材料倒到屏幕中央,紧紧抓着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煎饼铲,以面糊为中心绕着圈跑步摊起煎饼,一边摊一边还打了个鸡蛋在上面。淡黄色的面糊均匀的躺在屏幕中央,滚成了一个标准的圆,色泽慢慢的转成焦黄。乐乐又举起了涂满了浅褐色的酱料刷,在摊好的煎饼上来回刷上几层。

        「好了,请师父先尝尝O(∩_∩)O」

        除了没有香气外,这个作品与实物实在相差无二。谢衣苦笑着摇摇头,很配合的用文字表示他对这道美食作品的欣赏。

        「啊——」

        师徒二人共同消灭掉这张画出来的煎饼,如果文字拟声也算享用美食的话。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画饼充饥。

        「师父,我吃饱了(❁´︶`❁)」

        「为师也吃的很愉快。」

        谢衣闭上眼,认命的破罐子破摔。

        「我做饭很好吃的,以后天天做给师父吃(づ ̄3 ̄)づ」

        天降大任,沦为日常。

        乐乐摸着圆滚滚的肚子躺倒在画布上,舒服的躺平抻直,突然眼睛瞪大,表情尴尬。

        「师父……煎饼太黏了,我粘在画布上了……(๑ʘ̅ д ʘ̅๑)!!!」

        「……如何救你?」

        「师父按一下CTRL+Z吧Õ_Õ」

        不能更熟练的按键组合,把谢衣重新拉回现实。他的徒弟,可以被夹在画布中,可以吃下图片,也可以被组合键拯救。他在考虑DELETE对徒弟是否有效,若是有效的话……拆了按键算了。

        「谢谢师父!身上黏黏的,我先去洗个澡,师父不要偷看(*/ω\*)」

        话毕,乐乐消失在屏幕中央,谢衣终于得空去网上叫了个外卖。实在不想用泡面亏待这个被徒弟养刁的胃口了,而自己的手艺,在徒弟的面前……不提也罢。

        成功提交订单之后,乐乐像一阵龙卷风一样的卷进屏幕,打着呵欠。

        「师父,吃完饭我有点儿困,先睡了,师父晚安(∪。∪)。。。zzz」

        「晚安。」

        “吃完饭马上睡觉会胖的,傻徒儿。”

        电脑中的小家伙听不到的话从谢衣的口中娓娓道来,温柔得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像一阵微风转过街角,卷起半片绿叶,轻轻袅袅。

        趴在屏幕中间睡得正香的小家伙,从音箱中传来一阵阵微弱的鼻鼾。谢衣不忍挪动他,拿起画笔,画了一个小被子盖在乐乐身上,又涂了一个浅花的小枕头,垫在脑袋下方。

        好像还是少了什么。他又画了小床,小桌子,小椅子,小窗户,贴着花的壁纸,墙上的挂钟,窗外星辰闪烁的夜晚,还有一轮圆月,辉光莹莹。

        如果绘画能给小家伙留下家的温暖,让他每一天都开心快乐,他不吝于拿起画笔给予更多线条,色彩,以及落在笔尖的幸福。

        他为最后的画面截了图,然后摇摇头笑了。他还有大把的时间,还有那么多的机会,可以给他画更美好的景致。

        岁月那么漫长,何必急在一时。


6

        名师出高徒,古人诚不我欺。乐乐拜师入门已近半年,这半年里谢衣不赶稿时,就孜孜不倦的传授绘画技巧,换作从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收这么一个电脑上的徒弟,还能教的这么有耐心。

        师徒朝夕相处的结果就是,乐乐的绘画水准噌噌上涨,从抽象派向写实派迈出了巨大的一步,谢衣的美食鉴赏水平提高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乐乐每天都兴高采烈的演示几款家常菜的做法,俗话说得好,“没吃过乐乐的菜还没看过乐乐煮菜么”——原话是怎么说的就不追究了,懂就行。谢衣的厨艺在徒弟的耳濡目染下略有进步,导致隔壁的武术教练来蹭饭的次数增加了百分之二十左右——当然在他来的时候,电脑始终是黑屏的。

        又是一个疯狂的赶稿之夜,乐乐打着呵欠,摇着脑袋坐在输入法设置栏上,挂在前面的两条腿慢悠悠的晃啊晃。

        「师父我好困(~ o ~)~zZ」

        「为师工作还差一点,乐乐,你先睡吧。」

        「不行,师父正在努力工作,做徒弟的怎么能先睡ヽ(≧Д≦)ノ」

        乐乐仰头义愤填膺的抻了个懒腰,一时不察,上半身后仰着栽下去,幸好两条腿及时挂住,像吊单杠一样倒挂在设置栏上,身体奋力的向前扭转抬头,原本半眯着的眼睛睁大,里面闪着湿润的光。

        谢衣无奈的把光标移到乐乐手边,让他扶着重新坐回设置栏上。重新坐稳的乐乐眨眨眼睛。

        「师父,我给你唱首歌吧♪~(´ε` )」

        「好啊。」

        「那现在开始:师父,你会唱小星星吗?(^O^☆♪」

        谢衣拂去脑海里原本唱歌的小朋友模样,换上了乐乐的形象,忍笑打字。

        「不会啊。」

        「那我唱给你听啊,一闪一闪亮晶晶,眼前都是小星星☆★☆★☆★☆」

        一排金色的星星绕着乐乐的小脑袋闪烁公转,头顶天线样的呆毛也蔫蔫的垂下来。谢衣被乐乐逗得手指发抖,腹部抽筋。他保存了画到一半的图稿,等着乐乐后续的表演,却迟迟没有等到下文,疑惑半晌还是把心底的疑问问出来了。

        「唱完了?」

        「唱完了,只会这一句(๑•́₃ •̀๑)」

        谢衣无奈的捏了下眉心,清了清嗓子。

        「乐乐,那为师也给你唱首歌吧。」

        他打开几乎从未用过的麦,声音像水一样倾泻在这样的寂静午夜。他的音色低沉,熬过夜的嗓子还有些嘶哑在声音里漂浮,可从第一句出来的瞬间,乐乐就安静的坐在一边,歪着头,琥珀色的眸子里波光粼粼。

        “你眼睛会笑,弯成一条桥,终点却是我,永远到不了。”

        谢衣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他究竟是为什么会在大半夜,给电脑里的一个小家伙唱歌?可他唱的那样深沉,温柔,又有点感伤,就好像一切就该是这样的顺理成章。是不是人在午夜时情感的防线都会变得脆弱,会孤单,会渴望,会期待,会盼望有人陪伴。

        他一边唱,一边倾听内心隐隐约约缥缈着的感情,试图抓住它,探究它,却始终看不分明。而摸不着的那阵刺痛,仿佛已经穿透内心,扩散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一首歌唱罢,他打字问乐乐。

        「你喜欢吗?」

        「很喜欢,很好听(ღ˘⌣˘ღ)」

        乐乐的眼神温驯又迷茫。谢衣觉得自己的心随着内脏的某处从内到外的疼痛起来。

        「那下次再唱给你听。」

        本来还有些别的话想说,可最后几个字打出来的过程极其艰难。疼痛引起的颤抖已蔓延到指尖,腹部的绞痛超出应有的限度。谢衣捂住下腹部,冷汗涔涔,拿过麦挣扎道:“乐乐……给呼延采薇发邮件,告诉她……这期稿子延期……”然后拿起手机,用了最后的力气拨通一个号码。

        「师父!师父你怎么了!」

        从隔壁匆匆赶过来的初七,拿了钥匙打开门,入眼的景象,就是谢衣捂着肚子,拧着眉头,瘫倒在地上。


评论 ( 18 )
热度 ( 5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