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画缘(3-4)

3

        乐乐在谢衣的电脑里安了家,说是安家,也不过是谢衣开机时,他以单脚为支点原地旋转七百二十度,摆出个亮相的造型问安,关机时趴在设置栏上,头顶闪过的语言泡泡里的字母从小号z闪至最大号Z,陷入昏昏入睡的告别,雷打不动,作息规律。

        谢衣懒得下厨,从楼下的小超市抱了几桶泡面,烧了开水,拆开其中一桶,把自带的全部调料挤进摆了泡面的纸碗里,又倒上开水,之后随手点亮了待机的电脑。

        刚刚还在屏幕中央费力扭动的乐乐,像按下了暂停键动漫里的角色,两只手抱着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笔刷,一条腿向后蹬着,眼睛一眨不眨的扮作雕塑作品。

        背景新建的白色画布上,留下了歪歪扭扭的一圈痕迹,乍一看跟河外星云似的。

        「嘿嘿,谢老师好Σ(|||▽||| )」

        自从看到呼延采薇那封感谢信之后,乐乐就一直称呼他谢老师。

        谢衣好笑的看着乐乐诡异的姿势,打字逗他。

        「乐乐,这个姿势累不累?」

        「累……<(ToT)>」

        「那你还不放下笔刷?」

        啪叽,秒趴,外放的音箱里传来形象的拟声,乐乐手中构筑出来的立体绘图工具跌在画布上,像人参果落地一样直接遁入其中。

        「太重了(≥皿≤)」

        「你自己要抱那么大的笔刷。」

        「手蘸颜料费袖子┐(─__─)┌」 

        「可以用小一点的。」 

        「对,我怎么没想到╭(°A°`)╮」

        乐乐咕噜爬起来,手中又具现出一只毛笔模样的笔刷,继续在画布上进行他灵魂画作的创作。

        这个突如其来的小家伙,像一个魔术师一样,打破了谢衣枯燥单调的创作生活。不过是一些简单的绘制工具,在乐乐的手上一件件具现化,似乎真的变得又大又重难以操控。那些RGB像素,如同真实的颜料般,染花了乐乐的衣服,让谢衣忍不住想用手去擦拭。

        他们之间发生在电子记事贴上的对话,如同一碗泡好的泡面一样,毫无营养可言,却满满的都是美味乐趣。

        谢衣端详了一会儿,算是从那抽象的意识流线条中看出一点端倪。

        「你在画你自己?」   

        「居然能看出来?我自己都没看出来(=゚Д゚=)」

        「其实你很有色彩感,要不要我教你画画?」

        下意识出口的鼓励,却附加了一个意料之外的请求。谢衣的人生计划中并没有收徒弟的打算,而他想传授的第一人,居然是这样一个Q版的小家伙。他觉得有些不妥,但又隐隐期待对方的反应。

        「真的可以?!(⊙o⊙)!」 

        「当然,不过你得……叫我师父。」 

        乐乐重新打开一张电子便签,「师傅」 两个字刚露了个头就被清掉,换上了大一号的正楷字体。 

        「师父!(๑ºั╰╯ºั๑)」

         谢衣第一反应,原来乐乐用的是拼音输入,果然是建国以后成精的。

        「好徒弟,乖。」

        「师父,我有师兄吗?@_@」

        「没有。」

        「师姐呢?(・◇・)」

        「也没有。」

        「那师弟师妹…︽⊙_⊙︽」 

        谢衣不自觉的挑了挑眉毛,这个时而精明时而呆萌的小徒弟,是高兴傻了吗?

        「你说呢?」

        “你说呢?”

        无意识脱口而出的三个字,带着点不易察觉的温柔,低沉,清冽,醇厚,像藏了数十年开坛的美酒,香气四溢。

        「师父只收我一个徒弟,我也只有一个师父!\(//∇//)\」 

        乐乐在原地连着转了好几个圈,随后如同一道闪电掠过屏幕左侧,闪身移到右侧,再左,再右,Q版的身形不断的放大,随后站在屏幕的中间,张开双臂迈开步伐,像是要走出屏幕外,身影越来越近,直到占了大半个屏幕。

        「师父,抱!٩(๑´3`๑)۶」 

        啪!音箱里传来类似于玻璃碎裂的一声巨响,谢衣吓了一跳,再抬头却发现乐乐整个人糊在屏幕上,侧着的脸肿了半边,留下被玻璃压过的红色扁平痕迹,并以其为中心,屏幕镜面开始向四周碎裂出数条纹理。

        谢衣下意识的伸手摸摸屏幕,完好无损。心知这些不过是乐乐玩的小把戏,可依然心疼起那张可爱的笑脸,他再三犹豫,把那个已经落到手边的“抱”字缩了回去,有点担心的问新收的小徒弟。

        「乐乐……你疼吗?」

        「好像是有点……( מּ,_מּ)」 


4

        「师父,请收下徒弟的拜师礼~(^з^)-☆」 

        谢衣惊讶的看着乐乐新建一个工程文件,飞到画布中间,身体贴紧画布,后背在上面蹭啊蹭,扭的像一只抽筋的熊。

        「乐乐,你这拜师礼是……舞蹈?还……挺别致。」

        「并不是!(~_~;)」

        乐乐跃至一侧,画布上留下了一幅画,画中是扭动着身体的Q版乐乐,活灵活现。

        「我画的自己,送给师父(●°u°●) 」

        谢衣好整以暇的笑,手指打字飞快。

        「是你画的吗?如果是的话,我们的课程考虑增加难度。」

        「不……不是,是CTRL+C加CTRL+V (TεT)」

        乐乐忸怩的低着头对着手指,呆毛无辜的左右晃动。

        谢衣随手在硬盘中新建了名为乐乐的文件夹,保存了画,又打开自己之前的作品集,从里面挑出一张风景画,把乐乐的这张图移到画上,新建了图层加些华丽的闪光效果。

        大漠,黄沙,月下舞蹈的少年。虽然前后画风有点不一致。

        乐乐的瞳孔变成了亮闪闪的星星,两只手握在胸前左右摇摆。

        「好看(☆∀☆)」 

        「一时仓促,过阵子为师再补一份见面礼。」

        「好期待\(☆o☆)/」 

        谢衣在屏幕前笑了半晌,伸手摸了摸泡面的杯,温度刚好,刚掀开盖子,一直在那幅画上左舔舔右摸摸的乐乐又写了几个字。

        「师父,你在做什么?( =①ω①=)」 

        谢衣放下刚刚挑起几根卷曲面条的叉子。

        「为师在吃饭。」 

        乐乐开启浏览器,在搜索引擎里输入“美食图片”,翻出一张红的番茄绿的青椒黑的牛肉涂满奶黄色芝士的披萨图,拖到了桌面上,一脸期待。

        「是这样的美食吗?(ˉ﹃ˉ)」

        谢衣低头,红的辣椒油绿的干菜叶黑的酱料汁盖在了黄色的泡面上,他狠了狠心。

        「算是吧。」

        「师父,我们一起吃(๑´ㅂ`๑)」

        乐乐举起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刀叉,在披萨图上切下一小块,奶黄色的芝士配上有点焦的披萨饼,散发出一种温暖的色调。他举起叉子迎向谢衣。

        「师父先请o(≧v≦)o」 

        谢衣失笑,非常配合徒弟。

        「好,啊——」

        乐乐握着的叉子上的披萨居然就这么消失了。谢衣摸了摸肚子,好奇是不是直接入腹了,若他收了个神笔乐乐为徒,倒还真是省不少做饭的时间。

        但是,瘪瘪的肚皮验证了一句话: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乐乐开始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露出享受美味佳肴的表情。不过是一张图片,居然让自家徒儿吃出满汉全席的效果,谢衣的叉子再举起的时候,就显得格外的沉重。

        一口沉重的面条下肚,谢衣甩下叉子,瞥过垃圾桶里的调料包空袋,无力的把剩下的开水都倒进泡面盒里。

        徒弟可真是个福星,调料包都送双份。


评论 ( 16 )
热度 ( 5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