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画缘(1-2)

* 六一节贺文,谢默默赐名!漫画作家谢衣跟输入法小人乐乐的故事。 本篇文笔死绝,为了看乐乐卖萌,向着OOC的康庄大道一去不复返。

* 唯一的优点只有三个字:不会坑。

* 因为时光填坑了,我也提前更一章~~~

1

        「你还好吗?」 

        头有点沉,在电脑前趴着小憩了一会儿的谢衣,用手指揉了揉太阳穴,又活动了下僵硬的手腕。他按下键盘,点亮了显示器,原本在黑色背景下飘着的活动色块嗖的消失不见。显示器的正中,贴着一张淡蓝色的方方正正的电子记事贴,上面写着四个字。标准宋体字体,硕大且醒目。

        电脑桌下的键盘格探出一小截,是他才拽出来的。他确认自己并没有梦中打字的特异功能,又回想了下,在他打这个盹之前,也没有迷糊到要贴这么一张便签在屏幕上,给醒来的自己一个惊喜,或许更可以称之为惊吓。

        作为一个知名漫画作家,他住在市郊的单身公寓,偏僻,安静,独自居住,无人打扰,易于触发创作灵感。可是现在,他在思考要不要寻求隔壁那位武术教练的帮助,虽然那人长了一张接近于方块二的扑克脸。

        他还来不及进行更多的思考,记事贴上又蹦出一行字。

        「你回来啦!」使用感叹号的语气夸张,他的漫画连载里都很少用。

        不,此时应该考虑的是电脑中了病毒或者木马,可他昨天才更新了自己的杀毒软件。谢衣觉得自己的大脑回路有点断线,他居然试图跟这个家伙沟通。他把键盘彻底扯出来,然后在同一张记事贴下面敲了三个字。

        「你是谁?」

        「你可以叫我乐乐:)」

        「好,乐乐,你是怎么进入我的电脑的?远程控制?」

        不知是不是错觉,谢衣感觉到对方在思考。或许更像是幻觉,他注意到自己的中文输入法,右侧的设置栏上,那个原本躺着的Q版小人,动了一下。

        输入法是电脑买来时装系统自带的,还附赠输入法皮肤。以他专业的眼光来看,输入法皮肤上的Q版小人生动可爱,如果他不会自己动的话。他认真的思考着,昨天到底对这个输入法做了什么惨绝人寰丧心病狂的事,几秒钟后,他的大脑里只回忆起一件事,他不过点了一个更新按钮,仅此而已。

        「我是你电脑里的乐乐(o^^o)♪」

        记事贴被拖动到输入法设置栏的左侧,上面又出现了几个字。

        「我在这里☞」

        设置栏上侧躺着的Q版小人爬了起来,像走平衡木一样,歪歪扭扭摇摇晃晃,没走几步,一脚踩空,从横着的设置栏后面摔了下去。幸好两只小手及时的扒住设置栏,向上用力一拉,毛茸茸的小脑袋就从横栏后面探出来。Q版小人杵着下巴趴在设置栏上,笑眯眯的晃着顶着呆毛的脑袋。

        「你好,我就是乐乐\^O^/」

        谢衣盯住乐乐三秒钟,握住鼠标,点开右下角的杀毒软件,开启了全盘扫描。

        「我并不是病毒(ΦωΦ)」

        乐乐撑着下巴,像从水中浮起,上半身趴在设置栏上面,两只脚平放到身后拍打。谢衣发誓他看到了被拍起的水状波纹,他开始心疼起自己的电脑,但他不知道究竟是电脑进水了,还是他的脑袋进水了。

       杀毒软件尽职尽责,在完成界面上贴了张黄澄澄的太阳,告诉他,他的电脑安全一级棒。他却只想用那张颜色诡谲的太阳的古文说法来表达他此刻的心情。

        「我说过啦,我不是病毒(๑• . •๑)」

        谢衣没有理他,钻进电脑桌下方,喀喇拔掉了网线的水晶头。显示器的右下角,小红叉突然变得醒目。

        「你居然拔网线︶︿︶」 

        这家伙居然还在说话,谢衣扶额。这个拔掉网线还能跟他表示难过的小家伙,已经超出了他接近三十年的生活认知,刷新了他的三观。

        不知道暴力断电行不行,他想。

        呼延采薇的电话来得非常适时,心急火燎:“谢老师,这期的稿子好了吗?再不好就要出人命啦。”

        谢衣据实以告:“我电脑好像中病毒了。”

        “什么?啊——!这次真的要出人命了啊啊啊啊啊!”

        “好像还能画图。”谢衣打开了绘制工具,在数位板上随便画了几笔,Q版小人乐乐眨了眨眼睛。

        「你在画画,画的是什么?_?」

        “能画就好,明天晚上八点前交稿。谢老师拜托拜托啦!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直接造七七四十九级!我替全刊的责编感谢您!”

        谢衣心不在焉的嗯了一声,挂了呼延采薇每个月准时发送的催稿电话,随手又在那个图上加了几笔。

       「画的是我!是我!真的是我哎!☆_☆」

        乐乐三步并做两步蹿到画布上,单手叉腰,双腿交叉,在那张寥寥几笔就勾出神韵的画旁边,斜倚出一个“约吗”的姿势。

        谢衣觉得自己脑袋真是不太正常,不过眼前紧要的事是赶稿,既然乐乐看起来只是一个会卖萌的病毒软件,那么试着跟他打个商量或许可行。

        「乐乐,我现在要赶工作,你可以在我画画这段时间里不要打扰吗?」

        「好的大王!没问题大王!*^O^*」

2

        谢衣的画稿如约发到呼延采薇的邮箱,隔天收到的回复邮件里,有一张用各种各样的字体写满了“谢”字的感谢信.jpg,内容大约是这样的:“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老师!”谢衣下意识的读了十个字左右,舌头开始打结。

        「浓浓的谢意!一共用了一百个谢字⊙▽⊙」

        有个这样风格的责编,在电脑里再有个会卖萌还会数数的Q版小人,大概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至少这个小家伙,在他赶稿的时候,一直以一种舒适而性感——活见鬼性感这种词根本不是这么用的——的姿势侧卧在右下角的设置栏上,安静的闭目凝神。

        「乐乐,你是从哪来的?」

        「是你下载下来的( •̀∀•́ )」

        「不是病毒?」

        问完这句话,谢衣先摇摇头,电脑病毒既然叫做病毒,必然有其破坏性,他还真没听说过有会跟人聊天的病毒。

        「电脑病毒哪有我可爱~(*+﹏+*)~」

        虽然这句话有点自恋,但谢衣点点头,意外地竟无法反驳。

        「那你究竟是什么?」

        乐乐仿佛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中,他挠挠头,眼神迷茫。谢衣之所以能看出迷茫,是因为那对琥珀色的大眼睛里,突然打满了漫画里常用来表现迷茫的阴影,真是生动形象。

        「也许可能大概是建国以后第一个成精的输入法+_+」

        谢衣听见了三观碎裂的声音,粉碎的三观噼里啪啦掉落一地,摸起来还有点扎手。

        直面一个自带颜文字,性格活泼的“输入法精”需要莫大的勇气。谢衣拿起手机,用搜索引擎鼓励了自己。他搜了“输入法病毒”,海量的页面里不是输入法下载,就是病毒防护,其中有一页煽动性很强——“用了我的输入法,忘了你的那个他”——还真是病毒一般的存在。

        谢衣犹豫了几秒钟,在搜索引擎输入栏中写下“输入法妖精”——别问他为什么要加上“妖”字,他自己也不知道。搜索结果满满都是大胸细腰长翅膀的妖精,唯一富有建设性的页面,是一篇网文,几眼扫个梗概,故事介绍了一个人与他的输入法妖精谈了一场恋爱,然后他们做了——谢衣扔了手机放弃了对作者的治疗。

        「我吓到你了吗?●﹏●」

        乐乐安静的坐在设置栏上,歪着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满脸无辜。

        「没有,我刚刚只是暂离。」

        谢衣利落的换了输入法皮肤,新界面黑黝黝,死气沉沉的。乐乐站在一边,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摸了摸设置栏,摊开给谢衣看。

        「这个会掉颜色,你看,手都黑啦┯_┯」 

        谢衣看着那黑乎乎的小手,扑哧笑出声,自己也尝试着摸了摸显示器屏幕,又低头多看了几眼他的指尖。笑过之后,他却又干脆的换成其他输入法。

        乐乐果然像一阵烟消失了,右下角的语言栏不断有透明的泡泡咕咕嘟嘟的涌上来,开始频率很快,随后慢慢减速,从一秒几个到几秒一个。

        谢衣故意忽略着,直到那个泡泡越来越慢,他的视线开始不由自主的紧紧盯着语言栏的图标,心就像被谁拿绳子吊着似的,越勒越紧。终于,泡泡消失不见了,他突然慌了神,匆忙把鼠标光标移到输入法的语言栏,刚想点击,两只小手从语言栏里面伸出来抓住了鼠标箭头。

        谢衣拖着光标,慢慢的把那双手的主人,一个全身湿漉漉的小家伙从右下角的图标海里打捞上来。

       「唔……差点淹死了(→o←)」

        如果不是知道电脑里是不可能有水的话,谢衣差点就相信了这个可怜巴巴的小家伙的话。他心念一动,对小家伙而言,刚刚或许真的是命悬一线。他叹了口气,认命的切回到原来的输入法。

        乐乐全身湿漉漉的衣服眨眼间变回最初的干净清爽,谢衣忍不住好奇起乐乐的手是不是还是黑的,也许,就这么洗掉了?

        「乐乐……」

        「在!(●✿∀✿●)」

        「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电脑里?」

        「大概,是个奇迹╰(*´︶`*)╯」

        在那一刻,谢衣决定试着接受这个奇迹。


评论 ( 23 )
热度 ( 7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