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旅行三十题(16-20)

旅行三十题(11-15):请点击此处

16.亲自上药

        乐无异很是牙疼,是真正的牙•疼。

        因着前些日子在江南吃多了些梅子倒了牙,昨日逛至蜀中又多煮了些辛辣菜色,今儿一大早就冷不丁发现自己的半侧脸颊都肿了起来。

        自然不是被某人亲的。

        最里那颗不知何时长出来的小碎牙带着周边的一圈牙闹将起来,着实在嘴巴里反了天。

        谢衣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正瞧见乐无异愁眉苦脸趴在桌上捂着半边脸颊嘶嘶倒抽凉气,哎呦声绵延不绝。

        谢衣见状自是又好笑又心疼,便走上前抬起徒弟的下颌,探过头去轻轻的亲了一口。

        “这样可好些了?”

        明知故问啊这是。

        “不管用啊师父……”乐无异没精神的又趴了下来,头上呆毛蔫趴趴的一蹶不振。

        “为师去取了些药给你,虽说不大治本,但总能缓缓一时疼痛。”

        乐无异双目瞬间便焕发了昔日神采,他捂着脸站起身来,急切的问道:“真有治牙痛——”舌头在口中大约是震得狠了,直接撞到造了反的牙齿,后面的话就变成了鬼哭狼嚎的“哎呦”一声。 

        牙疼本不是什么大病,但此起彼伏的钝刀子割肉铁锉锯木头的痛,到底也没法让人舒坦安生。

        谢衣也是不忍心再让徒弟这般难受,才早早的出门去寻药,但他们所住之处附近确无良医可治牙患,乐无异又实在痛得懒得动,他便四处打听了个土方,先缓一缓徒儿明面上的痛楚。

        “无异,这药是外敷,味道有些古怪可要忍着些……”

        乐无异认命的耷拉着脑袋,点头说道:“古怪就古怪罢。”

        谢衣取了指套打了冷水洗了手,从袖口处取出个纸包来,拆开来,里面是一粒粒圆滚滚的棕褐色小球。

        “张嘴。”

         乐无异乖乖的张开嘴等师父亲自上药。谢衣先仔细看了下红肿着的部位,随后伸出两根手指飞快的夹起一粒小球扔到徒儿痛着的牙齿之间,在手退出来的同时说道,“咬住。”

        “师虎这是什么药啊?”卖力咬着上下牙的乐无异口齿不清的问道。

        “花椒。”  
        说罢谢衣飘然离去,留下满脸愕然的乐无异感受着齿尖蔓延开来麻麻的感受,一点点盖过原本的疼痛,与此同时他的心里还碎碎念着:“不愧是师父,真的挺•管•用。” 


17.半夜疼痛对方轻柔呼气

        因着徒弟牙疼,那一日厨房被谢衣征用后,当晚乐无异便闹起了绝食。

        乐无异呆滞的盯着那一锅出自师父之手造型奇特颜色诡异的紫薯粥——若那真是紫薯粥——默默的叹了口气:“师父,我吃不下……”

        谢衣见徒儿如此倒也不勉强,又从厨房里端出一锅五色缤纷的粥,轻描淡写的说道:“无异可要试下这个什锦粥?”

        锅中成品当真应了这个名,确是什么颜色皆有。

        舌头被加了量的花椒麻得失去知觉的乐小公子无奈的摇着头:“还是……”

        未待乐无异说完,谢衣点点头表示已是明了徒弟的心意,把桌上那两锅色泽诡异的粥端了下去,回来时微笑着说道:“那今日便不吃晚饭了罢。”

        不只徒弟绝食,连师父都陪着一起绝。 

        “师父……我不吃就好,你……”

        “为师不吃也无妨,无异忘了?”

        没忘,平日里却是……忽略了。

        谢衣见乐无异神情尚在恍惚中,便拉过他的手,说道:“不如早些睡去,明早返长安寻名医来医你这牙痛。”

        说这话时的谢衣温柔得像极了一汪宁静的湖水,柔和得看不出半点波澜。乐无异不知怎地竟生出些愧疚之心,直至二人于榻上相对而视时,心里那点隐隐的落寞与懊悔便渐生燎原之势。

        谢衣把早上取来的纸包放在床头,波澜不惊的说道:“只管睡罢,夜里若痛再含数颗。”

        他躺下之时,乐无异匆忙的抓住了他的手臂。

        谢衣顿了顿,方问道:“无异可还痛?”

        “不……不是……”

        “那便早些睡罢。”

        见徒弟还怔愣着,手上依旧攥得紧紧的,谢衣便揽过他的肩膀将唇凑了过去亲了个地老天荒,直到徒弟差点喘不过气来时才松开,然后带着一抹调笑说道:“麻。”

        一吻过后,谢衣侧躺下来,迎着乐无异有些失神的目光,轻轻的拍了拍他的手臂,放轻了声音说道:“睡罢,无异。”

        那声音像团雾把乐无异团团围住,又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落入一滴水在心底激起层层涟漪。

        乐无异顺从的躺在床上,直至入眠后,手也未曾放开谢衣的手臂。

        入夜后乐无异便醒了过来。

        花椒虽说有效到底也只能顶一时,加之他腹中空空睡得便浅,有点疼痛入眠就极困难。原本是想摸出来几颗花椒再塞入口中的,可一片昏暗中各处摸索却根本找不到那一小团纸包。

        本想忍一忍便好,但到底还是痛得轻哼了几声。

        “无异,又痛了?”睡得正香的师父却突然出了声,起身点燃烛火后坐到床边。

        乐无异有些别扭的点点头,原本没想吵醒师父的。

        谢衣的脸便凑了过来在乐无异的唇边轻柔的吹了下,然后一脸笑意的说道:“吹吹,不痛,来,张嘴。”

        一旦生了病就被当成孩童对待的乐公子,哑口无言的看师父用那种温柔又宠溺的语气哄他,一时间呆愣的张大了嘴。

        一颗花椒适时而迅速的被塞了进来,堵住了乐无异想说什么的嘴巴。

        烛火再次熄灭,黑暗里柔软的碎发一点点的蹭到了谢衣的肩头,年轻而结实的手臂也缓慢的侵入了谢衣胸口那部分领地。

         另一只手捉住了移动着的手臂,随后覆在手背上,三根手指穿过拇指与食指的缝隙,弯曲着握住了不安分的手。

        掌中温热,传来令人安心的温度。

        “……睡罢。”

        “……嗯。”


18+19 早晨醒来倚靠在自己床头的人+心中的感动

        若有似无的饭香锲而不舍的钻进鼻孔,撩拨着乐无异蠢蠢欲动的肚皮。即便迷迷糊糊如他却知道若不亲自下厨,是不会有这种闻着便有胃口的香气的。

        是做梦还是饿得紧了?

        睁眼瞧去发现昨夜还与他同榻而眠的人此时已穿戴整齐,倚靠在床头打着盹。

        “师父……?”模糊的唤了声,换来的是晨光中的谢衣展眉一笑,温润如水。

        “醒了?”

        “唔……”

        乐无异低下头摸了摸瘪瘪的肚皮,抬头干干一笑,说道:“饿了。”

        “为师煮了白粥……”

        ……噩耗。

        又想下意识的回绝,肚子却不争气的咕噜叫起来。乐无异转念一想,难为师父清早专门煮了粥,还是拒绝也未免太……

        索性心一横,吃!反正吃不死……

        乐小公子破釜沉舟的回答道:“好。”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那一瞬间师父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谢衣从桌子上一个大瓷碗里端出一个小碗,拿软布细致的擦干碗底不断滴落的水,随后小心翼翼的捧了过来。 

        乐无异仔细的观察了那碗粥,粥面看起来洁白而粘稠,米粒被熬的细细的,全部融化在水里。他闻到了米的清香从碗里散发开来,不曾呈现任何奇特诡异的颜色及味道。

        他试着尝了一口,粥中没有加调料,淡淡的味道里有谷类独有的香气,入口时舌尖能感受到柔软的质感。

        乐无异捧着碗,手指紧紧抓住勺子,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吃着,就算吞咽间隙时也不敢抬头看谢衣。

        眼泪一滴滴的落入碗中,悄无声息。

        原本微笑看着徒弟的谢衣突然有点手忙脚乱:“无异……很难吃吗?怎么都……吃哭了?”

        乐无异慌忙抬起头拿袖子随便抹了抹眼睛,连忙安慰看起来难得慌乱的师父:“没有没有,很好吃。”,随后又低下头去。

        他知道师父在看着他,可是好像无论如何都没法控制住那叫做心疼的情绪,只得低头拼命地将粥一口口吞下去。

        谢衣望着他,温柔的笑意像霞光一般燃亮整个房间。

        直至碗底见空,乐无异那种为之落泪的感动心情终于平复下来,挠着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着问:“师父……还有吗?”

        “有,为师为你去装些来。”

        “不用不用,师父你昨天没睡好,再休息一会儿。”

        乐无异把空碗移到身后,阻拦着谢衣的动作,却被谢衣落在他耳侧的一个吻完全的打乱了步调。

        温热的触感,烧灼一般的亲昵。

        “还是为师来吧。”

        谢衣趁着乐无异发呆的当口夺去了空碗,施施然走出门去。

        乐无异反应过来胡乱的搭上外袍向外急奔,却不慎撞到了桌子。摇晃的桌子上摆着的瓷碗差一点被带到地上,他连忙扶住桌子,碗中的水却洒出来许多,洇湿了铺在桌面上的绣着简单花样的布料。

        手指触到湿润的阴影,还能感觉到水中的余温,薄薄的温度却更像是滚烫的心情,烫了手灼了心。

        乐无异奔至厨房门前,入目皆是触目惊心惨状,却好似有一条看不见的细线将其与周遭隔绝开,一侧惨不忍睹,另一侧干净如常。

        残留的灵力昭示着此处曾被构筑过灵力结界,大抵因为结界的阻挡,他在睡梦中才未被声响惊醒。

        乐无异望着那个端着碗向他走来的人,内心五味杂陈。

        要熬一个时辰或更久方能熬出这般细腻润滑看不出任何米粒的粥,对他人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在师父这里却不知花了多少心思,做了多久的尝试。

        这一切发生在他拒绝了师父做的粥两次后。

        或许……师父他……整夜未眠……

        甚至生怕吵到自己还加了结界。

 

        乐无异风卷残云般的喝掉了师父手上那碗粥,完成了有史以来进食最快的一次早饭。

        谢衣略有些诧异:“无异,你怎么……?”

        乐无异把碗放下来,用手臂紧紧的抱住谢衣,带着眼泪笑着说:“师父……”

        谢衣宠溺的轻轻拍了拍徒弟的后背,有些促狭道:“哦?难得你愿意吃为师做的饭,为师再去……”

        没说出来的话被乐无异的亲吻堵在喉咙里,唇齿间辗转摩挲。当琥珀色的眼睛闭上时,原本盈在眼眶中的泪水沿着脸颊坠落。

        感觉到徒弟滴落的泪水,谢衣睁开眼睛伸出手指温柔的帮他拭去,随后放开他,转而用唇去亲去不断涌出的微咸的液体。

        伸出手回抱乐无异的谢衣,话语一如既往的温柔:“好徒儿,哭什么呢。”


番外小剧场1

        “无异,你怎么……哭了?”

        “粥太淡了,呜,我加点盐。”


番外小剧场2

        “你只闻到锅底的糊味,却没闻到米饭的香味。你有你的饭铲,我有师父的锅盖。你否定师父的手艺,我坚定他的厨艺,你嘲笑师父做菜难吃,难以下咽,我可怜你总是叫外卖。你可以轻视师父的菜谱,师父会证明世上没有不能吃的菜。烹饪是充满荆棘的道路,总有人嘲笑做法与材料,但那又怎样,哪怕厨房炸光也要端出美味佳肴。我为师父带盐。”


20 抢饭吃 

        二人终是回了长安寻了大夫治了乐无异这牙痛之症。

        常年给皇亲国戚问诊把脉的老人家捻着胡须开了药方,最后慎重叮嘱:“饮食万望清淡,切记。”

        这清淡二字当真是苦了乐公子,他连吃了数日的粥水素菜软烂饭食,给馋鸡烤猪腿时甚至连口水流下来都毫不自知。

        谢衣递了块帕子在徒弟嘴上擦了擦,笑眯眯的说道:“再过几日方可恢复正常饮食。”

        “几日?”

        “几日。”

        到底是几日啊?!

        那天馋鸡伙食里的猪腿糊了半截,气得它在乐无异的头顶上“唧唧唧唧”叫了半个时辰,两只小爪子硬是踩出了长安傍晚流行舞步的节奏。

        乐无异想过自己偷偷做些肉食之类的慰劳下可怜的胃,但打从糊猪腿事件后,师父开始时时刻刻的盯住他,连片刻偷吃机会都没有。

        ……是真·偷吃。 

        乐无异终于得空假借做偃甲之机烧了个鸡腿,趁着午夜偷偷摸摸的躲进小院子里老槐树后,伴随着月色影影绰绰,正准备将精心烹调的美味塞进口中大快朵颐,一口下去差点咬到自己手指头——鸡腿呢?怎么没了?!

        谢衣站在身后满面微笑的把手中夺来的佳肴随手一扔,被乐无异抛弃了数个时辰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馋鸡嗷呜一口,瞬间将鸡腿吞吃入腹,眨眼间只剩一条清爽的骨头在空中旋转四五个来回啪叽落地,连半点肉丝都没落下。

        谢衣取了帕子给乐无异擦了擦手,随后就着帕子自己也擦了擦,才满面春风的说道:“清淡。”

        ……舔手指的机会都不给留一个。 

        气得乐无异半夜睡梦中都在砸吧嘴,差点咬了半夜起来偷吃的师父的舌头。

        次日清晨乐无异寻了个空招来吉祥,在师父看不见之处递了数锭银子,吉祥乖乖领命出去。

        午膳前乐无异在门外默念了数遍要说的话才抬脚进了谢衣的偃甲房:“师父夷则叫我出去……”

        夏公子硬生生背了个空黑锅——谢衣并不在偃甲房中,小厮也不知他去了何处。 

        乐得乐无异对着空无一人的偃甲房告了个罪,直接奔出门外。

        醉仙楼里,一身白衣白袍面上戴着单片镜的偃师正守株待兔,不,守桌待徒。

        “二楼雅间~” 

        小二热情的招呼刚传到二楼,谢衣闻声侧过身换了个坐姿,便瞧见一身抱云堂蓝色锦缎华贵衣衫的公子站在门口,呆若木鸡。 

        “无异,过来。”

        “唧——!”

        毛茸茸的鸡雏非常友好的冲着主人打了声招呼,转头跳到谢衣肩膀上不再动弹——真是个有气节的宠物。

        乐无异垂着头扶额,暗自叹了口气摇摇头,走三步退两步的晃到谢衣面前,低着嗓音很是无奈的叫了声“师父”。

        “坐。”谢衣笑着指了指对面的座位。  

        乐无异老实的坐了下来,双手支颐沉默不语,谢衣则唤了小二上菜。

        尽职尽责的吉祥订的各类菜色流水价的端上来,荤素皆有。乐无异的筷子就没落到过荤菜的盘子上,不,也有,盛荤菜的空盘子。  

        谢衣筷子翻飞把盘中的肉类全部挑出随手后扔,最终每一片在落地之前都落入了馋鸡的口中——此技后人唤作谢氏花样喂食法。

        “素烧鹅,这个你可以吃。”

        “鸡汁白菜,尝尝。”

        “珍珠丸子,只可尝试几粒。” 

        ……

        谢衣把挑拣过的乐无异能吃的菜色都推到对面,才得空慢条斯理的夹起几块素菜放入口中细细品尝,乐无异那边却早已开始狼吞虎咽。

        一整桌的菜大部分都被呆毛二人组瓜分干净,这边厢乐无异靠在椅背上打着饱嗝,那边厢馋鸡大咧咧的坐在地上用翅膀摸着圆滚滚的肚皮。

        还真是宠似其主,谢衣不禁感叹道。

        “让你吃清淡点也是为你好。”

        “唔,知道……”

        “最后吃一点这个?”

        谢衣指着桌面上端上来的最后一道菜,素素的蘑菇汤菜飘着点色彩艳丽的萝卜丝,已经吃到腹中满载的徒弟象征性的挑了几条胡萝卜丝放入口中,随后便被自家师父的一句话差点噎到。

        “这道菜另有一名,叫永结同心。”

        咳咳……为什么这菜最后才上啊?!这还吃不吃啊!

        在乐无异的注目下,谢衣慢悠悠一筷子一筷子的把这道菜一点点吃光。 

        直到盘中近乎空空,谢衣这才停筷,抬起头似做恍然大悟状:“无异可是未吃饱?可需再加些菜?”

        “不用不用,吃饱了。”乐无异连忙挥手,伸筷夹出盘子里仅剩的半朵泡发的野山菇,顺理成章的塞进口中,有滋有味的嚼完咽下,呵呵一笑:“此菜取名甚好。”

        “哦?无异也觉得菜名甚好?为师也这么以为。”  

        打从那天起醉仙楼的清汤蘑菇萝卜丝就改名为永结同心了,据掌柜说很受欢迎,门口的菜牌红纸上的菜名旁边还特意画了半个圈来感谢取名的这位高人。


旅行三十题(21-25):请点击此处

评论 ( 4 )
热度 ( 4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