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谢乐】难言之欲(完结)(23,24,后记)(放出全文下载链接)

上一章请点击此处查看


全文下载链接: 点击此处  密码: 5hbu

一个是无料本的排版稿,另外一个是word文档。

* 完结,顶锅盖飘走~


23

        乐无异呼吸急促颤抖半晌才魂识归位,他的手摸过谢衣胸前沾上一片粘腻,突然有点不好意思。

        谢衣将二人小心翼翼的分开并温柔的抱着疲惫的乐无异轻轻的拍着后背,轻声的哄着他:“无异,我们去浴室清理下。”

        “不……不想动。”乐无异又像一只柔软贪睡又害羞的小猫似的再次挂到他的身上,含混软糯的声音犯着懒。

        “那师父抱你去。”

        谢衣稍微清理了下,打横抱起乐无异并在他的鼻尖上印下了一个吻,眼看着徒弟一头埋进自己肩头不再言语。


        谢衣抱着乐无异走进浴室。做完了才发觉内心的忐忑与不安,可此时已为时已晚。这一场对他而言有些荒唐的性爱,原因仅仅说是被乐无异诱惑并不贴切。是他自己想做的,是他自己对乐无异的身体期待已久,这样的认知让他很无奈,晃过神来却已经既成事实只好选择“既来之则安之”随波逐流的态度。唯一能做的就是事后帮他清理干净上了药膏避免发炎。

        谢衣没有再给浴缸里放水,两个人站在花洒下用噼啪作响的水流冲刷着疲惫的身躯。

        乐无异搂过谢衣的腰将自己的头埋在谢衣的肩窝,谢衣用水流帮他清理身体里残留的润滑剂。幸好没有直接射在里面不然发烧可能性会更大,谢衣觉得自己能够在那种迷乱的状态下依然能够给乐无异留下一条比较温和的路走,真是太万幸了。

        臀瓣间的位置轻微的红,到底还是因为情急时的急促动作有了损伤。谢衣手指在红肿的位置两侧轻轻的抚摸,然后他问乐无异:“疼吗?”

        乐无异含混不清的说:“不疼……师父……我有点儿困。”

        “好,我们洗完马上去睡。”


        情迷的温度褪去后还是正常的体温,谢衣抱着乐无异出来时又特意的贴过额头,才安心的把他轻轻的放到床上。

        谢衣从抽屉里翻出些清凉舒爽的药膏,给乐无异剧烈摩擦过的部位细致的涂上。

        乐无异安静而满足的趴在床上,像一只渴睡的猫一样眼皮渐渐下沉。在有限的混沌意识里他听到谢衣的最后一句话是:“睡吧,晚安。”

        他不知道的是,谢衣在上完药后,帮他轻柔的盖上被子,又取了新的纱布缠在他的眼睛上,然后在他脸颊上落下一个宠溺又悠长的亲吻。


24

        翌日清晨,谢衣同乐家夫妇还有安尼瓦尔安静的守在检查室门前。这样的时刻这几年里有过不少次,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希望落空。

        没关系,就算这次不行还有下一次,谢衣在乐无异进入检查室前拉着他的手说。

        谢衣说,师父一直在这儿陪你。

        屠休匆匆赶来,在安尼瓦尔的耳边低声说了什么,安尼瓦尔脸色突变。他走到谢衣身边说:“嫌疑人找到了。我放出无异要恢复的消息,那人果然按捺不住自己跳出来。我去处理下,如果无异有什么结果记得通知我。”

        谢衣转头看了看在那边焦急等待的乐家夫妇,点头同意。

        检查室的门在半小时后打开,瞳一张冷淡的脸与从前相比未有什么变化,几人似乎已经从瞳的表情预料到会令人失望的结果,却意外的听到这样的话:“眼底感光已轻微恢复,过半小时再看结果。”

        谢衣把瞳拉到一边,小声的问:“无异……他没事吧?”

        “什么事?”瞳不解的问。

        “那个,他有没有发烧?”

        “体温有点偏高……嗯?你们昨天做了?”瞳瞄了他一眼继续说,“他走路姿势有点别扭。”

        谢衣紧张的问:“那无异会不会……”

        “会不会怎样?”

        “会不会……因为发烧永久失明?”

        “永久失明?发烧是人体的应激反应而已,他刚入院时发烧是容易导致治疗失败,但几年前一次大手术后就没问题了。”

        “……”

        瞳无视着谢衣投射过来要杀了他的目光,继续悠然的说着:“怎么?我没告诉你?那现在告诉你也来得及。”

        “……”


        谢衣正要考虑私下跟瞳讨论下做人原则及人生真谛,检查室的门在此时却被推开。

        医院里不知是谁摆放的香水百合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香气,半开的窗外吹进温暖的风卷出一室久违的温馨。

        浅褐色的马尾辫被风吹着舞动雀跃,每次检查后都是紧闭的双眼像是不适应室内的明亮感一般不断的眨着。缓慢移动脚步的乐无异给了一直在等待的父母一个深情的拥抱。

        然后他缓缓地转向谢衣。

        窗外原本阴霾的天气突然变得明亮起来,阳光透过云层的缝隙铺洒着漫天的温暖。琥珀色的瞳眸里流光溢彩,漾着璀璨如繁星的光,曾经空洞许久的眼神在多年后再次聚焦到谢衣的身上。

        乐无异清浅又温柔的笑着,如漫天流云暖霞微光,他清亮的嗓音正是这世间最美妙的天籁,他说:

        “师父,早上好。”


后记:

        首先感谢一直追文的小伙伴的不离不弃,中间有几次被大家的评论感动的大清早爬起来改文,还有特意帮我安利的小伙伴,真的非常感动,认真的鞠躬感谢。后面越写越烂还挺有点对不起大家的≥﹏≤……

        这篇文是我目前以来最长的一篇,总共2w4+字,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文字都是爪机上码的,彻底的慢手速,但是坐在电脑前就是没感觉啊摔!

        有一些文里没写出来的情节和情感过度在这里稍微介绍下

        1.乐爸乐妈跟安尼瓦尔为什么会轻易的接受了师父?

        因为他们听到了师父要给无异眼睛的那句话。实在不想把乐乐的亲人写成“晕倒的妈妈”和“咆哮的爸爸”还有“霸道总裁哥哥”……他们是有感情但是也很理智的一群人,不会轻易的给别人下结论,思想比较开放,是很可靠的亲人呢!

        2.感情线路走向

        乐乐在我心里是个很欢快的孩子,文中这么压抑是有理由的,下面这些是写大纲时候记的提示。

        乐乐的想法:眼睛看不到的恐惧,对治好的信心的流失,对谢衣离开的恐惧,对自己无能的失望,无法跟上谢衣脚步的遗憾,对谢衣过度压抑欲望的应激反应。

        师父的想法:对乐乐看不到的伤感,对未能保护乐乐的自责,以及未能找到凶手的痛苦,怕伤害到乐乐而进行的长期欲望压抑,对乐乐治不好的担忧,对乐乐将要放弃设计的遗憾,对乐乐性格变化的担忧。

        总的说来大部分的想法能够在文里展现出来,不知道小伙伴有没有感觉到。

        3.乐乐的引诱线路

        整篇文大部分心理描写都是师父角度,乐乐的心理描写不多,大多是动作跟细节描写。师父父那么隐忍的人是绝对不会对乐乐下手的,所以只能乐乐引诱。

        乐乐显然知道师父喜欢他,毕竟那么温柔一直在他身边照顾着,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师父就是不吃掉他啊(一个受的觉悟)。

        他用洗澡引诱,失败;发现师父居然自己在浴室……知道师父不是没感觉;生气的咬师父的嘴唇;“我好疼”是乐乐真心的流露,心疼师父;猜测“不行”是激将法;“帮师父”是迂回战术也是为了让师父不再克制;引诱是为了让师父别那么理智,但发现师父居然想成了“被上”,于是将计就计“不然师父以为呢?”;“如果师父温柔一点”“我知道你……想要我”是乐乐的最后的引诱,绝望的失败;“我真的很难过”是乐乐最后放弃的真心话,难过的认命了。

        师父为什么最终会答应?情欲是一个因素但更多是因为乐乐为他担心难过,他特别舍不得。

        4.凶手是谁?

        丽丽,我很喜欢丽丽呢,作为反派丽丽当仁不让!为什么丽丽好几年都没动静?丽丽不是笨蛋啦,他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把公司两位骨干铲除自己上位,所以策划了细致的伤害工作,一箭双雕的策略挺成功,然后他就努力工作把自己隐藏起来了。安尼瓦尔已经怀疑到丽丽头上但是没有证据,就一直监视着直到丽丽自己跳出来。毕竟乐乐的实验室不是谁都能进的,肯定是事情发生的一段时间后立马跟进掩盖痕迹,所以嫌疑人的范围圈不大。以上都是一定要让逻辑说通的强迫症作者的脑补……文里坚决不写。

        5.眼睛的治疗设定

        完全不懂医学的作者胡写,千万别当真……

        6.作者的恶趣味

        很容易看得出来,尤其是……结尾,所以这真不是一篇虐文啊!(被师父父死揍


评论 ( 35 )
热度 ( 4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