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接水

阅读有风险,关注需谨慎。古剑二杂食性动物,谢乐谢党,其他CP也偶尔吃,退休状态。OOC是常态,坑文不是常态,然而不慎坑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填。

© 天接水
Powered by LOFTER

【异羽】相见欢

*作为一个谢乐党被OL的喜闻乐见结局弄到心塞爬来写BG……我也是很拼的≥﹏≤

*全是糖糖糖!截止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写过虐!

        三年之约已满,乐无异坐在捐毒黄沙一块乱石上,一派悠闲。金刚力士在他身边蹦蹦跳跳的,头顶的圆滚滚红彤彤的按钮闪烁的很欢快,但闪烁的频率始终比不上坐在它身边的主人的心跳。

        蓝色的袍子是今天刚换上的干净的,大漠灰尘扬沙,不到半日就落得满身尘土,日头又烈的很,平日没事的话他大多不会这样待在户外。

        他之前寄过一幅自己的肖像画给他现在正在等的那个人,那画是京城最著名的画师画的,惟妙惟肖,除却样貌连肤色都几乎同真人一般模样。数日后他收到回信,信里说道:“无异……你再晒下去我就认不出了。”因为这句话他闷在室内足足两个月才敢出门。

        当然乐无异两个月之后确实做了不少取水偃甲,谁也没能猜出来他是因为一句话才一直不敢出来晒太阳。

        信里还附带了一幅画,画里戴着毛茸茸发饰的乖巧小姑娘,正在跟师兄一起训练。那画一如既往的可爱,乐无异先是将画收起,没过半刻又拿出前前后后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复又收起。斫了半块铁梨木,他又忍不住翻出再次里里外外连背面都看了一遍,最后下狠心将那铁梨木咔咔切成四个边框,把那画框起来悬挂在自己偃甲房中,便又心满意足的继续做偃甲。他觉着那画比京城画师画的好看多了。

        三年时间不算短,乐无异倒也没觉得有多思念被关在百草谷的那个人。他有很多事情要做,那人也是,只不过打从那幅画寄来之后,他有半个月没再收到任何信件。偃甲鸟就在某个夜晚载着他的声音放出去代他去见她了。他原本想说些情话的:“闻人你这些天没给我写信来我很想你。”,话到嘴边又变成了“闻人……小黄它最近有点想你。”放出去没多久就后悔得抓头发,怎么只说一句话啊太浪费了。

        偃甲鸟飞回来的时候乐无异正跟哥哥聊天,聊的什么他后来完全不记得,他只记得自己抓着偃甲鸟躲进偃甲房。哥哥安尼瓦尔在后面一脸明了的嫌弃:“啧,为了女人。”,而后轻抚下巴,嘴角扬出个难以辨明的浅弯。

        “……笨蛋无异,居然只说一句话。最近谷里有些事情,所以我才没时间写信,还是你做的这个偃甲鸟说起话来方便。那个……你告诉小黄……我也……很想它。”乐无异把偃甲鸟贴着耳朵边又听了一遍在他听来有如天籁的声音,自己嘿嘿傻笑出声。她说很想小黄。等等,哪里不对?她怎么想的是小黄?他叫乐无异又不叫小黄!

        再后来偃甲鸟隔三岔五就飞来飞去的代替信件传递思念,以至于狼王一见远处小黑点飞过来便立即叫他出来迎接。百草谷那边,秦炀师兄一见偃甲鸟便会宣布休息,由着师妹满脸通红的抱着偃甲鸟跑回房中,返回后再继续训练。

        

        乐无异算着三年之期快到,他试着问闻人道:“到时候我跟小黄去接你好不好?”

        “不要了,会被师兄笑话。”偃甲鸟里传来的声音带来了闻人羽的气息,他好像看到那个英气的小姑娘羞涩的摇头,轻轻摆着她秀气的双手。那柔软的手是握惯长枪的,虽然白皙,比起别的女孩子来并不细嫩,他想着女孩子家的手总要好好保护的,就又心疼起来。

        “闻人,我算着后天你该出谷了,到时候我去接你。”乐无异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心里欢悦的很。长途跋涉什么的一定要自己来做,按哥哥安尼瓦尔的说法,男人要保护自己的女人不受伤害。想起“自己的女人”这个词,他觉得心脏都烧出一把火来,面上荡漾着难以控制可疑的绯红,还有不由自主的傻笑。

        飞回来的偃甲鸟里传来的声音却吓坏了他:“无异,我明天就到晗光城了,你在城门等我就好,记得,等我。”

        “怎么那么快?!你现在在哪里?”乐无异心急如焚,偃甲鸟飞出去却没再回来。

        狼王安尼瓦尔瞧着弟弟那副寝食难安的样子,只说了一句话。

        “我亲爱的弟弟,你可别明天连你的女人都抱不动。”

        他便安定下来,闻人羽不同别的女孩子,她不会食言也懂得保护自己,她说等她,乖乖照做便可。

        翌日清晨坐在城门外的石头上待了几个时辰后,日头刚刚爬的高了几许,他望见远处一团滚滚烟尘向他这边不断的前进,在还有一段距离之时,那团黄沙构筑的尘团渐渐消散,只有遥遥的黑点停在那边看不分明。

        乐无异起身向着那片尘土前行,那黑点停了一会儿也在往这边移动。

        时间似乎短暂却又漫长,一望无垠的大漠毫无任何可以遮蔽的地方,他们看得到对方,却又看不清。

        乐无异就是知道那就是自己等了很久的人,说不出理由。步子也轻快了心也飞起来了,满满的期待快溢出他的胸膛。

        走近了,看清了,面对面站着,停住脚步。

        他却又模糊在了闻人羽的视野里。

        

        乐无异温柔的笑着说:“好闻人,哭什么呀?”

        “谁……谁哭了!我只是被黄沙……”

        话还未及说完,他已一把将闻人羽抱入怀中,半是安慰半是宠溺:“……被黄沙迷了眼睛,我知道。”

        闻人羽把脸埋在他的肩头,他感觉到肩膀那一处的温热,心里又酸又胀又疼,又觉得满足得很。

        他的双手缓缓上移扶住闻人羽的双肩,将她送出身前一寸,嘴唇贴着闻人那有些微红的眼睛亲了上去。

        软软的,暖暖的,没有半丝尘沙的痕迹,只有些淡淡水渍泪痕,他便轻轻柔柔又小心翼翼的亲了去。

        闻人羽羞涩的想躲,他却没让她躲,手上用了些力道将她箍住了。

        想了念了这么久,傻瓜才会放手。

        “无异……”

        “嗯?”

        “我有点饿了。”闻人羽满面通红的低声说道。

        乐无异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这晃晃烈日下抱着“自己的女人”亲了多久,完全没考虑到对方刚刚风尘仆仆赶路过来十分疲惫。

        “对不起……我们现在就进城,我去给你做些好吃的,你想吃什么?”

        他松了手待闻人羽上马,便自发自觉的去牵马。

        “笨蛋……”

        “啊?怎么又说我笨蛋……”乐无异挠头不知自己又笨在何处。

        闻人羽往前挪了挪,从马上伸过手来,头却别过去不看他。好吧这次他真的是笨了点,他嘿嘿一乐握紧她的手,纵身上了马。

        她不像娘亲那样香气扑鼻,只有一点点清爽的味道,很好闻。虽然大漠风沙很大,她身上却没有他自己上次来那么多尘土,刚刚亲过去的时候脸上也没有,所以,她刚刚停下来是为了让自己更整洁……想着她的用心,乐无异便有点心猿意马,手也不由自主的搂住了她的腰。

        “无异……手……手放开!……”

        “哦……”

        闻人羽的马晃晃悠悠的载着二人往城里走,金刚力士一蹦一跳的跟在旁边。乐无异双手收回放在身体两侧,没有支撑之处,便以一种大幅度颠簸的姿势骑着马,金刚力士为了配合主人便也跟着主人用同样的节奏跳着。

        闻人羽回头看到乐无异跟金刚力士一样节奏上下左右运动,“扑哧”笑出声来:“无异你……”

        好像这样也不对啊,讨好女孩子真难,比造偃甲难多了。乐无异想了想,还是伸手绕过闻人的腰,抓住了缰绳。喔,好像这样闻人没有意见。

        “闻人,你还没说想吃什么呢。”

        想起乐无异的厨艺,闻人羽心思复杂,这个人比自己的厨艺高出那么多,以后该……该怎么给他煮饭吃……哎呀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

        闻人羽敲了下自己的脑袋,敲完的手却被乐无异一把抓住,他笑着问:“敲一下这里就能想到吃什么?”

        感觉自己被一眼看穿的闻人姑娘双颊通红用很低的声音说:“……什么都好,你做什么……都好吃。”

        听到闻人羽的这句发自肺腑的表扬,乐无异笑的更灿烂了:“好吧,那我多做些菜式,你要是有什么特别想吃的也告诉我。”

        “我们两个人不用吃很多吧……”她突然想到:“呃,狼王他现在在晗光城吗?”

        “他现在不在,不过晚上会回来。”

        “好,我带了些礼物来,晚上再给他吧。”

        乐无异脸上绽放了个大大的笑容: “嗯?带了什么礼物?有没有我的?”

        “没……没有!……”

        “啊?居然没有我的……闻人你也太偏心了!”乐无异佯装失望加恼怒。

        闻人羽果然很快的讲出真相:“骗你的!”

        “我就知道越漂亮的女孩子越会骗人,你比原来更会骗我了!”

       “哪有,逗你一下而已。”见乐无异表情着恼,她很认真地说:“怎么可能没有你的礼物呢!”

        乐无异表面又恢复了笑容,内心却在哀嚎,好不容易想出来的夸闻人漂亮的话,她居然没听懂,女孩子着实太难哄。

        ……

        晗光城居民不多,但当他们二人骑马进城之后依然有点小规模的围观。很多人知道乐无异为城民做了许多取水偃甲,所以他们收获了各种问好,乐无异微笑着跟大家挥手致意,闻人羽则开始后悔之前共乘同骑的决定,但为时已晚,只好红着脸一路安静的跟着乐无异到了他住的地方。

        午餐乐无异弄了几个小菜,闻人羽吃的有些狼吞虎咽。乐无异一边往闻人的碗里夹菜,一边想百草谷的伙食到底有多差,以后要多做些好吃的把闻人喂的肉肉的才好。

        晚餐是同狼王还有狼王的手下一起吃的,狼王表情比平时看着柔和些,不过闻人羽可分辨不出。她拿出百草谷伤药的时候,狼王没什么表情,屠休倒是很高兴的替大伙收下了,客气的道了谢:“多谢二嫂。”

        “屠休你胡说什么!”乐无异的脸又红又白。

        到底是狼王解了围:“咳咳,无异你吃完饭就带她去休息吧。”这话说了还不如不说!饭桌上的两个人都已经满面通红的不知该怎么回答。

        好不容易挨过这顿尴尬的晚餐,乐无异领着闻人羽到了自己房间。

        “闻人,今晚你就住这吧。我……睡地上。”乐无异指着屋内唯一的一张单人床,自己就要拿铺盖铺在地上。

        “无异,这边没有别的空房间了么?”一直沉默的闻人羽此时才开口,四处望了望。周围大多是做好的偃甲及堆积的偃甲材料,地上仅有的一小块地方还是刚刚乐无异才清理出来的。

        墙上自己那幅涂鸦摆挂得很端正,闻人羽走过去取了下来:“这个你还留着呢。”

        “是啊,画的那么好看,挂起来每天看着可开心,偃甲做累了看看就会马上精神起来。”

        闻人羽没有理他这讨巧的回答,只继续说道:“这是你的房间,偌大的晗光城,难道没有其他的房间了吗?”语气里严肃的质疑语气吓了乐无异一大跳。

        “没有了。”他说的是实话,他原本是想把闻人接到长安老宅的。

        “那桃源仙居图呢?”

        “没……没带。”胡说的本事见长了,师父赠的宝物怎么可能不带在身上。

        “乐无异!今天白天我明明在你的偃甲盒里看到了!”

        乐无异乖顺的从偃甲盒里把桃源仙居图取出,双手捧着递给闻人羽,脸上还挂着难以言明被戳穿的尴尬微笑。

        桃源仙居里始终是有闻人一间屋子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无处可住,显然三年未见乐无异比之前狡猾了很多。

        闻人羽再次踏足桃源仙居时觉得周遭有些微的变化,但见草木葱绿田间茂盛,湖水凉澈荷花繁开,那几间屋子还是之前乐无异建造的风格,想着大概是自己数年未见,有些不同也属正常。

        “无异,这是我们百草谷的墨者的偃术图谱,我不大看得懂,不过我想你应该很喜欢。”

        乐无异温柔却有一点点客套的说道:“这是送我的礼物吗?谢谢……你今天也累了一天了,不如去温泉泡一泡,待会儿我还有些东西要给你,我在这里等你。”

        ……还有东西给我么?没有依着他的想法他是失望了么?可是……又还没有成亲……

        闻人羽心事重重的泡温泉去了,瞧见闻人走远的乐大偃师上下翻飞的打开了院子里的全部偃术机关,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五只彩色的偃甲鸟,他在偃甲鸟的身上稍稍摆弄了几下,随手放飞。

        闻人羽费了半天心力终于穿好从房中取来的闺秀装。无异会喜欢的吧,她这样想着,便瞧见五只彩色的偃甲鸟从远处缓缓飞过来。

        无异的偃甲鸟?她伸出手去接,却只有第一只鸟落在她的手臂上。

        “小羽,有些事情想跟你说。”乐无异的声音从偃甲鸟里传出。

        闻人内心有种要发生什么事情的感觉,忐忑不安。温泉到房屋那边有很长一段距离,她脚步未停,步子沿着那条满是风雪的路走的快了很多,旧衣物却全部被遗忘在温泉边。

        第一只偃甲鸟离开她的手臂,第二只又落了下来:“认识你这么久以来你从来都是勇敢的站在最前面。”其余的偃甲鸟在她的身侧轻缓的跟随飞翔。

        乐无异的声音冷静又沉稳的从一只只的偃甲鸟中传出来,她的心却越跳越快。

        “可你是个女孩子,女孩子是要让人保护的。”

        “我想保护你,小羽。”

        “小羽,我喜欢你。”

        “连小羽这名字我都只能对着偃甲鸟说出来。”

        “可是你不知道我在心里念了多少遍。”

        “我觉得老天待我不薄,能让我遇到你。”

        “我喜欢你,小羽,真的很喜欢。”

        “小羽小羽小羽,这名字真好听,以后都这么叫你可别反驳了。”

        闻人羽一路狂奔,偃甲鸟也越飞越快,声音就在闻人羽的耳边温柔的说着,好似说话的那个人就在自己身边,细语绵绵。

        “小羽,长安那边的房子已经建好了。”

        “爹爹跟娘亲都很想再见你。”

        “我爹爹人很好的,他找了些兵书说是要送你。”

        “我娘亲有时候有点厉害,但她是个很好的娘亲,她很喜欢你。”

        “我哥哥虽然看着有点凶,但他也不讨厌你。”

        “所以……”

        闻人羽气喘吁吁的站在房屋的门前,院子里屋顶上已是铺满繁花,乐无异就笑着站在漫天花雨中间,栗色的头发在风的吹拂下微微扬着,头顶的那根呆毛看着那么让人安心。

        “所以嫁给我吧,小羽。”

        他的手臂撑开,被风吹下来的花瓣落在他的护手上,他唇角微扬,声音清澈纯净还有些微颤,琥珀色眼眸里的笑容已经满溢,还有那些……那些倾心的爱意。

        闻人羽粉面通红,缓缓走向他,却又在差一点就能被他抱紧的时候说道:“等等。”说罢转身躲回自己屋子。

        ……这是什么节奏?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乐无异心中万马奔腾,手也不知道该放下还是就这么举着。

        幸好闻人羽没有让他等太久,她拿着一只偃甲鸟回到他面前,手指扣动开关,声音从偃甲鸟中流出。

       “我愿意。”

        远处夜空中燃起焰火,点亮漫天黑暗,辈辈猴们这次委实尽职得很。

        与你相遇,是这世上再好不过的事情。

        我愿将这一世亲手交付与你,花好月圆,静世长安。

        我愿护你一生,不离不弃。

评论 ( 16 )
热度 ( 51 )
TOP